《乡村神医》

“好了。”
张凡松开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手好酸痛呀。
再看孟津妍,早已被一阵阵彻骨的舒适所摧毁,全身软绵梦乡了。
张凡回到自己房间睡下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一觉睡到大天亮。起床后到楼后小树林里,按孟津妍所教功法,炼了三个炼程的筑基第二乘功法,觉得气血通畅,全身轻爽。
回房间里冲了一个澡,然后来到巩乔房间。
巩老一家人都在。
院长领着几个护士也过来听候调遣。
可笑的是,莫教授一行竟然也赶来看热闹。
张凡分开众人,来到巩乔床前,问道:“泡浴之后,感觉可好?”
经过的浸泡,巩乔精神有些不济,但却没有昨天那么疼了,便点点头道:“还好。”
张凡对院长道:“请护士把病人送到处置室。”
院长一招手,几个推车过来,七手把脚,把巩乔抬到推车上,弄到了处置室。
一伙人全都跟着来到了处置室。
看着张凡指挥护士把巩乔放到诊台之上,莫教授的一个学生在旁说道:“这里不是手术室。要注意医疗手术规程,不要不懂装懂。”
“不是手术室又怎么了?难道你非要把个小伙子送手术室里截肢你才过瘾?狼子野心。”张凡不客气地反驳道。
莫教授见弟子受到谩骂,便训诫那个学生:“你怎么越学越不济了?你是博士,马上就要开始博士后,难道非要跟小村医一般见识?”
那个学生道:“现在的骗子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当着专家的面行骗,我是担心病人的生命安全。”
巩夫人忽然说了一句不软不硬的话:“在得出结果之前,请不要轻易给别人下结论。小张医生是我们病人家属认可的,受骗也是我们自己的事,不相干的人不要太长舌了。”
这句话真是噎人!
把莫教授和一群学生弄得没电了,静悄悄地不再张嘴。
巩夫人的儿子生病以来,一家人带着儿子四处求医,一次次得到的全是绝望。而今,终于在张凡这里看到了一线希望,她岂肯让一伙妒火中烧的医棍胡言乱语?
张凡示意众人散开一点,从怀里取出银针,挑选了七根最细的毫针,用酒精消了毒,又给巩乔腿上消了毒,下了一套七星针。
这套七星针专为活血而设,针下之后,只见各针之间连线处,出现一道道红线,有如红线勾出,十分神奇。
而红线之内,内气被毫针鼓动,在经络之间来回窜行,动脉渐渐趋于活跃,血管之内积存堵塞,被融化、被冲刷……
动脉血管通了,静脉血管跟着通了,原本凝固于血管之内的积血以及栓块,在强大经络引导之下,迅速瓦解,如涓涓细流,注入动脉之中。
积血一经清除,毛细血管的肿胀立即消除,原本紫红色的皮肤,渐渐颜色变浅变白……
被积血撑得锃亮的皮肤,慢慢地瘪了下去,变得柔软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