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尊重事实。事实胜于雄辩嘛!”一个女声慢条斯理地说道。
大家的眼光,转向莫教授身后的一个女博士。
这个女博士因为年轻漂亮,受到莫教授的垂涎,因此她念博士已经念了八年了,莫教授总是不给她毕业,利用自己的权威,威胁利诱,长期占有她的身子,每当他兽望发作时,无论是在实验室,还是在办公室,就会直接把她按倒解决问题,因此,这几年,光是人流,她就被迫作了三次。
眼看自己博士毕业遥遥无期,她心中的怨气越来越难以忍受,眼前的事,她看的明明白白,面对莫教授的无赖,她再也忍不住了,积压在心里的愤怒突然爆发了:“从医学常识来看,这位巩公子的病,基本上可以说是痊愈了。”
这一句话,在莫教授看来,绝对是忤逆之举!
“说话要注意你自己的身份!”莫教授冷冷地扫了女博士一眼,恶狠狠地说。
“我说的是事实。老师,巩公子的皮肤确实在恢复,静脉血管凝血在消失,这说明血管内炎症已经控制住了。”女博士争辩道。
莫教授近来发现这个女博士越来越不驯服了,不但他令她时推推却却不痛快,而且时常口出怨言。今天竟然在这个场合,当众让他下不来台。
造反了!
“你,”莫教授血色上脸,手指女博士,怒道,“你还没有毕业呢!你的博士论文写得一塌糊涂,再这样下去的话,你再念十年,也没法毕业!”
女博士早就对于博士毕业绝望了,此时既然撕破了脸,还有什么顾忌的?
“莫老师,你以为我会为了一张博士证书而一辈子受你的欺侮吗?我们之间的一切可以结束了,莫教授。”
女博士的话,令莫教授哑口无言,他担心她盛怒之余说出更难听的,便没有还口。
“再见吧。”女博士一甩手,转向走掉了。
见女博士走远了,莫教授松了一口气,冲张凡道:“我说你不要继续胡弄病人了,像你这种治法,跟跳大神没有什么区别!病人很快就会死在你手上!”
巩夫人听见莫教授在咒骂自己的儿子,情绪失控,高声喝道:“这位教授,你可以结束了。我们巩家从来没的请你来给我儿子治病,你最好躲得远远地!不要在这里泼妇一样诅咒别人!”
若是别人对他这样说话,莫教授早就暴跳如雷了,但面对将军的儿媳妇,他当然有所顾忌,不敢直接对骂,但为了面子,便冲张凡吼道:“医者,从事着人命关天的职业,不可以为了捞取财富而草菅人命!这位鲁莽的小村医,我不想继续看你表演拙劣的魔术了。”
说罢,转身就走。
走了两步,忽然停住脚步,回过头来,冲张凡挥舞着拳头,高声问道:“你有行医资格证么?我猜想,一个小中专毕业的护士,毕业才半年,你不可能拥有行医资格证书!要知道,你在非法行医!我会向有关部门反映你的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