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r />
张凡低头看着她,呆立不动,几乎不想打扰这美妙的图画。
涵花闭眼等了一会,见张凡没动静,重新睁开眼,眼光闪闪地看着张凡,双手轻轻扬起,声音颤如琵琶,柔如绵丝:“小凡,来吧……”
巩梦书一家人在龙泉疗养院住了三天,每天按着张凡嘱咐的办法给巩乔汤浴。这天,京城那边突然来电话,通知巩老将军去参加一个重要的国防咨询会议。因此,巩梦书给张凡打电话告诉他,全家要提前回京城。
因为时间紧迫,巩家当时便乘车离开,也没来得及与张凡再见一面。不过,张凡在电话里嘱咐巩乔回京城后坚持天天泡药汤,千万不要间断,最少要再泡两个疗程,以便巩固治疗效果。
而此时,巩乔的双腿已经好了一大半了,可以自己出去散步,疼痛感也彻底消失。只是血管先前损坏程度严重,需要一段时间休养而己。
巩老将军回到京城家里的当天晚上,便拨通了一个国家级内线保密电话。
电话那端,是一位德高望重、年近九十的正部级退休老部长,名叫张正仁。
“张老兄,我是老巩。”
“巩老兄,哈哈,你从江清市回来了!”张正仁道。
“不回来能给你打这个电话?哈哈,我就知道你这老家伙天天盼我回来,好跟我杀上一盘棋。”巩老将军笑道。
“我肚子里几根蛔虫你都知道!巩老兄,明天是周六,你过来,我们两人好好杀上几盘,这几天你不在,我的棋瘾都憋爆了。”
“好的好的,明天我们去老干部局棋牌室集齐。不过,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可不是约你去下棋,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讲。”
“巩大将军那里没小事,快说,我听听。”
巩老将军忽然压低声音,道:“我这次去江清,见到了一个人。”
“什么人,这么神秘?”
“这个人从外貌长相上观察,特别像你跟我说的……”
“什么?你再说一遍!”张正仁好像屁股上扎了针,几乎要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激动得声音变调。
原来,巩老将军和张正仁这对儿老战友之间从来是无话不说的。张正仁有一件秘密心结,多年未解。他的儿子张文征在外省为官时,曾经与一位姑娘相好,私生下一子。可是,张正仁与自己的老上司关系很深,两家早己为一对儿女订下了娃娃亲。老上司当时正准备把未来的女婿张文征提升到部里重用,得知这件事之后非常生气,两家的关系变得非常微妙。因此,张文征的仕途前景顿时不那么明亮了。
为了结束这段影响政治前途、甚至影响家族发展的恋情,张正仁亲赴外省做儿子张文征的工作,几乎是用威逼的方式,才使得儿子答应跟那位姑娘分手。
而张正仁原本打算付给那位姑娘一笔巨款,条件是让她把孩子留给张家。那姑娘态度坚决,绝不把孩子留给张家。可能是担心张家强抢孩子,姑娘悄悄地抱着孩子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