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照片?你快发过来。”张正仁声音透出十二分紧张和兴奋。
“好,老伙计,我这就把照片发给你。”
照片很快就通过微信发到了张正仁的手机上。
打开照片一看,张正仁不禁身子一激灵:这,这也太像了!
这眉这眼这气质,特别像我们张家人!尤其那两道细长的柳月刀眉,是张家人独特的面部特征。
张正仁地看了又看!
“巩老,这个……太像了,这个张凡跟我孙子张北军如出一辙。世上有相貌相似的人,但相貌相似的同时又是神似,就很少见了。这个张凡,我猜想八成就是——”
“不要过早下结论,”巩老打断张正仁的话,“我询问过他,从他的回答来看,似乎对此并不知情。也许,这一切根本就是一个误会,我们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调查才能下结论。”
“巩老兄,你说的对。谢谢你了。这些年,我越来越觉得有生之年无法找到这个孙子。没想到老兄你……不管最后的结果是真是假,现在能给我个希望,也是好的。”
张正仁说到这里,声音哽咽,心潮起伏。
“张兄,此事不要声张,以免万一弄错了,大家都被动。”巩老将军担心张正仁寻孙心切,弄出什么乌龙笑话来。
“好的,我会派人去江清秘密进行调查。若是此事属实,张凡真是我的孙子,我张家要让他回归宗籍的。”
巩老沉吟片刻,不无忧虑地道:“回归宗籍固然是好事。但你家张文征官运正盛,此事一出,会不会对他有影响?另外,你儿媳妇生意做得那么大,在京城也算排名靠前的大富豪,若是家族里突然多出来一个财产继承人,她能否接受这个事实?还有你孙子张北军对张凡能接受吗?最后一点,张凡本人愿意面对这个现实吗?这一系列的问题,都要考虑周到了,才能公开此事。”
张正仁听了,心中沉重,“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再说张凡,跟涵花重归于好之后,两人倍加珍惜,贴心贴肉,如同度了一个小蜜月一般,天天在家互相厮守着,因此张凡一直没有舍得出门。不过,张凡心里有一件事,一直如同石头一样堵在心里:行医资格证。
在龙泉疗养院,莫教授声明要举报张凡无证非法行医的事,也不知道事后莫教授是否真的举报了张凡。不过,莫教授的话,使张凡更加明确了一点:以后业务会越来越多,没有一张行医资格证,肯定是不行的。
上次尤林国答应给张凡办这件事,却一直拖着没办。张凡如今着急了,便一天一个电话打给尤林国,催问他行医资格证的事情办到哪步了。
而尤林国却是不紧不慢,每次张凡打过去电话,他都是推三脱四,一直没有给张凡一个准信儿。
好在尤林国的妻子郑芷英两次打电话来安慰张凡,表示自己一定催促尤林国把张凡的事给办了。因此,张凡一直在耐心地等着尤林国那边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