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吴局长一番话,搞得诸局长没电了。
但是,为了出心里这股气,这些天正准备借着全市“基层医疗点规范化管理”的机会,要江阳县卫生局那边找碴儿吊销张凡的医务室,没想到,这小子竟然送上门来了!
“嗯,好好,”诸局长把表格往桌子上一扔,微笑地问:“张凡,你哪毕业的呀?”
“江清卫校中医临床专业。”
张凡明知表格上写着,但仍然不得不回答一遍。
“在张家埠村开了一家医务室?”
诸局长此时心中又有点矛盾:这小子万一已经准备了一大笔钱给我呢?
看来,在最后翻脸之前,还是要试探一番:如果他确实要给我钱,我当然给他办证;以后再慢慢找机会收拾他,反正他只要端医务这碗饭,命运就永远被我握在手心里。
如果他不给钱,对不起,别怪我黑!咱们新帐旧帐一起算。
“嗯……”诸局长沉吟起来,“开了一家医务室……嗯,赚钱不少吧?”
“效益不太好,勉强维持生活。”张凡道。
“嗯,我跟你说,你个人条件不不够,我可以不给你办……嗯,但从扶持基层医疗工作者的角度考虑,也可以办。嗯,明白吗?”
诸局长实在耐不住收受贿赂的,只好半直接地提醒张凡。
他知道这样做有些不当,但收贿赂习惯了,到嘴边的肥肉如果吃不下去,难受死了。
“我明白。尤处长已经跟我说了。”
“呵呵,尤处,呵呵……他明明知道政策,按政策,你的条件不够呀。是不是你们中间……”诸局长用手指做出捻钞票的动作。
“没呀。”张凡摇摇头。
“没关系,给了就给了。如果给了的话,你还是叫尤处长亲自找我办吧。”诸局长这样一来,已经是公开索贿了。
“真没!我真没给尤处长钱!”张凡赶紧否认。
诸局长盯着张凡看了一会,终于断定张凡彻底没钱可送,便突然提高声音问:“没送钱就对了。现在讲究廉政建设,行贿受贿那一套行不通了……好了,这事不谈了,我先问你一下,你开医务室,一共治死治残了多少人?”
张凡没听明白,问道:“什么?”
“我在问你,你必须老实交待,你一共治死治残了多少人?”诸局长重复道。
“我?治死人了?”张凡大惑不解。
“你非法行医,在江清县妙峰村非法制售假药,被刑事拘留之后,死不悔改,又流窜到张家埠继续行骗,市卫生局早就接到群众举报,正要对你采取措施,你却胆大包天,跑来要骗取行医资格证书!哈哈,你是自投罗网了。”
张凡被弄蒙了,好半天,才明白过来劲!
看来,今天这个诸局长,是要存心找别扭了!
不怕!
大不了就不办证了!
天还能塌下来?
张凡在几秒钟之内就恢复了镇定,一双眼不耐烦地打量着诸局长,轻蔑地问:“你,想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