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好险!
多亏刚才自己一直表现得偏向张凡!不然的话,得罪了孟家千金……
吴局长揩了一下额头上沁出的细汗,用手捅了捅呆若木鸡的诸局长,道:“你知道那女孩是谁吗?”
“谁?”
“孟市长的宝贝千金孟津妍!”
如五雷轰顶,诸局长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
办公室主任抢前一步,用力将诸局长抱起来,道:“局长,他们两人刚刚下楼,您去车库截他们,恐怕还来得及!”
诸局长一听,如梦方醒,突然抽了疯似地跳起来,如同被砍断了尾巴的蜥蜴,全身都在抖动,一把抓起桌上的“特别行医授权书”。
“让开!”
办公室主任冲门口大喊一声。
门口的人忽拉一下向两边分开。
诸局长如皮球一般快速滚向门外,沿着走廊,滚到电梯边,和办公室主任一起来到楼下。
当他们跑到地下停车场时,张凡和孟津妍已经坐进车里,正在系安全带。
“慢走!”办公室主任喊道。
“请留步,神医!”
诸局长气喘吁吁,边喊边冲到雪佛兰边,一把按住半开的车窗玻璃,像扒车窗讨钱的乞丐一样,冲张凡道:“张神医,请您收下这张证书。”
张凡“咔”地一声打开发动机,把诸局长的手往外一推,道:“滚!”
诸局长反而把半个身子车身上,“张神医……”
“再不滚开,信不信我开车轧死你?”张凡喝道。
诸局长一弯,跪了下去,泪流满面,苦苦哀求:“张神医,孟女士,您们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当个屎球踢了,只要您们消消气就成!这证书,您们还是拿着!”
说着,把证书扔进了车里。
张凡一踩油门,雪佛兰向前直冲而去。
他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捡起车座上的证书,挥手向车窗外扔去。
孟津妍一把抢了下来:“别扔,你不需要它,但患者需要它!有了它,你会多出一些机会,何必跟机会较劲!”
张凡还要抢下来扔掉,孟津妍已经把证书扔到后排座位上了。
张凡一路开车把孟津妍送回孟宅,离开孟宅,开车往城外走,忽然路过孟宅。他忽然想起许多天没有林巧蒙的消息了,而且益元丸的药引子恐怕只能从林巧蒙那里弄到,便给她打了个电话。
林巧蒙说自己正在外面办事,让张凡先去她家里等一会,她马上就赶回去。
张凡便开车到了林巧蒙家里。
保姆给张凡倒了茶,张凡刚喝几口,门就开了,林巧蒙从外面走进来。
多日不见,林巧蒙清瘦了许多,腰身显得更纤细诱人,眼睛似乎也大了一些,闪闪的眼光里,含着兴奋,嘴上却是责怪道:“你一个人来的呀?涵花呢?我以为是你们两人一起来呢。”
张凡说自己来市里办事,顺便来看看她,问她有没有需忙的?
林巧蒙摇了摇头,说:“事儿倒是挺多,但你帮不上忙。上次你从豁嘴那里得来了情报之后,我和私家侦探以及律师,一直在搜寻进一步的物证,以便起诉由家和卜家联合谋杀老孟的罪行,但进展非常缓慢。而且,卜家和由家似乎有所察觉,开展了一系列的反制行动,我雇佣的私家侦探,前几天不明不白地被一辆黑车给撞死了。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卜由两家所为,但侦探死前几天,曾接到由家的死亡威胁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