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只有我身上有?”林巧蒙有些惊讶,一双玉手上下摸着自己的胸前腹下:哪儿呢?
  “就是……就是巧蒙姐的口水!”
  “呵呵,”林巧蒙低声吟笑起来,以手捂嘴,笑得十分优雅,“我的口水?小凡,你开姐的玩笑?”
  “真的不是玩笑,”张凡郑重地解释道,“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问涵花姐。过去,我用过她的口水,现在,她和我结婚了,不是……”
  张凡一顿,没好意思说出“寡妇”两个敏感字眼儿。
  林巧蒙是冰雪聪明的女子,马上意识到张凡要说的话,水禁直接问道:“你是说,要寡妇的口水?”
  被她一下子点破,张凡脸红了,极为尴尬,无法否认地点了点头,“巧蒙姐,我提出这样的要求,真是难为情,请你不要介意。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就当我没说。”
  林巧蒙走近来,温柔说:“为什么不行?行。姐能帮上你点忙,姐心里高兴呀。要么,我往茶杯里……”
  说着,就取过一只小茶杯,嘬起腥红小嘴,就要往里面吐。
  张凡忙伸手握住她柔软腕子,阻止道:“别别,我还没准备好药末子,等我哪天把药末带来,你用唾沫把药和成丸子就可以了。”
  林巧蒙玉腕被捉,半真半假地把手抽出来,嗔道:“这么简单的事,以后不用事先和我商量,告诉我一声就行。”
  “那好,我先配药了。”
  张凡告别林巧蒙,直接开车去一家中药铺把益元丸的各味药买齐。
  从药铺里出来,刚刚上车,手机响了。
  竟然是久违的赵院长赵朴通打来的。
  “张神医,你上次托我办的行医资格证,我一直把这事放在心上,托了好多关系,现在,这事有了进展,估计很快就能办成,不过,可能中间打通关系,要花个十万八万的人情。”
  赵朴通一上来,就先报功,好像他多重要似地,而且顺便报出了一个索贿的价格,想从中赚一笔。
  张凡已经有了卫生局的特别行医授权书,比普通的行医资格证不知要强多少倍,赵院长的马后炮已经哑了!
  笑了笑,张凡半嘲笑地回道:“是吗?只要花十万八万就能办成,那可太便宜了。谢谢院长。”
  “那你抽空把钱拿过来,我去给你办。”赵院长和他爷爷一样,对钱有着一种饿狼一般的追求。
  “不用了,我已经托另一个朋友给办了,没花钱。”
  “啊呀!”赵朴通一听办了,有些尴尬,“你应该等我办呀!我说的十万八万,其实只是一个准备。我当然是一定使劲,最后让你不花一分钱!”
  “我这证办的,不但没花一分钱,还是市卫生局诸局长亲自送到我车上的。哈哈。”
  自从沈茹冰告别张凡她姥爷和表哥准备谋夺《玄道医谱》之后,张凡不想跟赵院长祖孙发生联系,因此对赵朴通说话时句句带刺儿,顺便捎带着玩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