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赵院长苦笑一下,双手一摊,祭出他那无比强大的动物心理和城墙一般的脸皮:“张凡,你知道的,我们饭局刚开,各位领导都还没吃好没喝好,如果现在就让领导离间……这,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说着,大摇其头。
  他身边的几个卫生局的头头以及侯院长,也都默不作声,含笑看着张凡,意思是说:小子,你此举多余了!
  “一群牲口!”张凡低声骂了一句。
  要他们牺牲一点点自身利益去救助别人,就犹如与虎谋皮一般困难!
  这动物素质呀,悲哀……要进化成人类,不,哪怕是进化成准人类,也是尚需时日!
  看来没戏。
  张凡无奈,只好转身对警长说:“时间来不及了!这样吧,你们把警车往这边靠一靠,挡住群众视线,让围观的群众撤一撤,我就地进行抢救!”
  警长点点头,回身喊道:“把人都赶开,二号车、三号车开过来。”
  警察迅速拉起一条警戒线,隔开围观群众,接着,两辆警车开了过来,挡在了乐果嫂面前,形成了一个相对隐蔽的空间。
  不过,这空间只部分地挡住了路上围观的群众视线,对于街两边二楼以上窗口里射出来的目光,却是起不到遮挡作用。
  张凡此时顾不了那么多了,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救人要紧,其它的想法只好往后面排一排了,反正乐果嫂处于昏迷状态,她不会反对进行露天救治的。
  想到这,张凡重新蹲,舒了一口气,看着乐果嫂的身体,慢慢伸出手,撩起她的衣襟。
  小衫衣襟之下,露出了下面雪白的绷带和肌肤。
  肌肤没有绷带白,但却散发出绷带所不具备的柔润光泽,似乎有阵阵暗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肺。
  少年时,张凡经常去乐果西施的店里为家里买农药,每次都受到她的热情招待,买农药打折不说,还经常给他一包小食品什么的。这个浑身充满的,成了少年张凡性幻想的对象,无数次在夜里闭着眼睛想象着她的身子:那细腰短衫之下的肌肤是什么样的?
  没想到,今天在这个场合之下,实现了自己少年的梦想:看到了她雪白如玉的腹部。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时过境迁,张凡此时完全没有其他的私心杂念,一心救活乐果嫂的命。
  旁边的几个警察瞥见乐果的雪肤,同样有些尴尬,忙把身子转向外边。
  “我来帮你一把。”一个女警蹲在张凡身边,“我可以给你打下手。”
  女警柔声说着,闪着美丽的眼睛看了张凡一下。
  张凡根本来不及欣赏警花风景,迅速打开神识瞳,透过绷带,将视线乐果嫂身体内部,查看内伤情况。
  一遍,不由得轻轻嘘了一声!
  腹腔之内,有两处出血点,积血一大片。
  两根大血管破裂,鲜血不断地从破裂之处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