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张凡看着他那张脸,心中发抖,恨不得一拳砸去,砸塌那道鼻梁。
  站在赵院长身边的,正是市中心医院的外科主任。见赵院长见死不救,张凡又冲他喊道:“主任,你可否帮忙?”
  外科主任是个戴眼镜的瘦子,听见张凡喊他,慢条斯理地把眼镜框往向推了推,一脸傲慢:“张凡,你说得真没道理!智力方面……你没问题吧?如果这里是中心医院,我救死扶伤在所不辞;可这里是街上,我的身份就是围观群众,我无义务出手救人。张先生,你身为一个小小的村医,医术能懂多少?如果你乱来,伤员反而会因你而死。”
  天!
  冠冕堂皇!
  这一段话,义正辞严,几乎无懈可击,却不幸透露出一股驴粪味!
  张凡轻蔑一撇嘴:“既然你们不出手,那么把酒店的单间让出来!”
  大堂经理一听,忙对赵院长说:“我说这位,咱们话可说在前,如果你们允许伤员进了单间,万一伤员死在里面,全市都知道我们酒店里死了人,会影响我们生意的。那时,酒店肯定要追究你的经济责任!”
  赵院长吐了一下舌头,哪敢同意,转身对张凡道:“张医生,这个办不到。”
  “麻地!”张凡狠狠地骂了一声。
  这一段对话中,时间又过去了一分钟。
  张凡咬紧下唇,难道就眼睁睁看着乐果嫂去死?
  外科主任见张凡表情为难至极,便趁机嘲讽道:“救护车很快就到,村医要抢在救护车之前出风头……唉,没办法,小村医抢到了大生意,削尖脑袋也要干。”
  “身为医生,我不会像你一样当缩头乌龟!”张凡反唇相讥。
  “医生?”外科主任夸张地大笑,“村医也叫医生?哈哈,照你的说法,猪鼻子插根葱,也可以叫大象了?”
  外科主任回过头,高声问身后的人,“你们说,村医也叫医生?”
  “哈哈哈哈……”
  一群人轰然大笑起来。
  外科主任又回转身,语气几乎有些“苦口婆心”了:“张村医,你作为基层医务工作者,工作条件艰苦,也赚不到什么钱,你急于出名立万儿赚大钱,心情完全可以理解。可你不能拿伤员的生命开玩笑,你要知道,你的行为是非常卑鄙的!”
  “卑鄙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外科主任先生,你很高尚,可是,失去了灵魂,你只是一具躺在坟墓里的骷髅!”
  外科主任被骂,失去了平衡:“瞧你这档次!你八成是想向伤员家属讹诈一笔诊费罢了!你穷,你可以要饭!你可以给我跪舔,我直接给你两千元赏钱。”
  张凡简直怒不可遏了:这种鸟人!
  用语言来回击他,根本不解恨!
  他不是人,我也不必用人的办法对待他。
  张凡把目光落在身边人行道上的一只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