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咦!是门掉了!”赵院长走过去,向门框上看了看,然后皱起眉头。
“这门好好的,怎么突然合页就掉了呢?”赵老爷子怀疑地向张凡瞟了一眼:这老家伙头脑相当清醒,此前只有张凡一人来过洗手间!
张凡此时早已挤到人群的前面,假装不好意思地道:“刚才我关门的时候,门把手好像不好使,我稍微用了点力气,没想到竟然把合页给弄坏了!”
“呵呵呵,没关系,没关系,没伤到人就好。明天叫修理工来重新换一个就成了!”赵老爷子爽快地道。
赵院长吩咐佣人把玻璃碴子收拾好,一群人重新回桌前品茶。
“来来来,”赵老爷子看看张凡杯子里还有满满一杯茶,便提议道,“咱们大家把这杯都喝干净,然后换龙井吧?”
张凡心里暗骂:老不死的,你这是怕毒不死我呀!
大家纷纷把茶杯里的茶都喝净了,张凡和赵老爷子均如此。
龙井上来之后,大家谈兴更浓。
这时,赵院长忽然走到张凡身边,小声道:“张神医,你跟我到书房去,我爷爷要和你单独谈点事!”
张凡暗笑:看来,图穷匕首现了!
“好。”张凡放下茶杯,应道。
赵老爷子站起来拱手冲大家道:“各位,大家先聊,我和张神医单独谈点业务,一会儿过来。”
“没关系,赵老你忙你的,我们喝茶聊天。”一群人都道。
赵老、赵院长和张凡三人离开茶桌,走到房门。
三人坐在沙发上,赵老爷子和赵朴通交换了一下眼色,赵老爷子很轻地咳了一声,一脸慈祥地问:“张神医,有一件事,老朽闷在心里很久了。你是不是有一本奇书《玄道医谱》?”
果然!真的是冲《玄道医谱》来的,沈茹冰说的没错。
“是呀!我这点治病的功夫,全是从那本书上学来的。”张凡索性承认,看看对方往下出什么牌。
“老朽对此书向往己久,能否借我一观?”
张凡摇摇头,不客气地道:“断然不可。我师父嘱咐过,不可以给外人看。”
赵老爷子对于张凡的拒绝,早有心理准备,嘿嘿一笑:“张神医,我不会白看的,我可以拿我的白仙茸跟你交换!”
“交换?”张凡假装感兴趣。
“我把白仙茸给你,你把《玄道医谱》给我看半天。看完后,书还给你,白仙茸归你,你岂不划算?”
张凡明白,赵老爷子这是先礼后兵,真招数还没拿出来呢,便进一步引蛇出洞:“赵老,您这一大把年纪了,快别想这事了好不?哈哈哈,《玄道医谱》谁也看不到。”
赵老爷子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仍然保持应有的矜持,平静地道:“张神医,我猜想,你会求我跟你进行交换的!”
“什么意思?”张凡已经猜到了话里的内涵,只是假装不明白。
“因为你患了一个大病!”
“大病?我很健康,赵老危言耸听了吧?呵呵。”张凡进一步明确赵老爷子的险恶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