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有一天夜里,虎子钻进邻村一个小家,把给遭蹋了,结果被判八年刑。
掐指算来,现在只过去了不到五年,不知这小子怎么就刑满了?!
虎子一回村,看样子,村里从此鸡犬不宁了!
“他什么时候回村的?”
“昨天回来的,是开车回来的,还带来七八个人。”老韩叔面露恐惧地说。
“带回来人?都是些什么人?”
“我听虎子他姑老爷说,虎子在狱里拜了个把兄弟,是咱们县里警察局长的表侄儿,这小子比虎子还浑!这次他带人回村,是要强行承包村里的河滩林地。”
“强行承包村里的林地?”
老韩叔一脸的无奈:“听说昨天晚上去村长家里闹了一阵,村长不同意,虎子就把村长家的大灶锅都给敲破了。”
河滩林地是村里的公有杨树林地,树龄已经有七年了,很快就会成材卖钱了,在这个节骨眼上,虎子想承包,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他们因为什么捅你一刀?”
老韩叔又是叹了一口气:“今天早晨,我开车准备出门,发现大门口横着一辆路虎,挡住了路。路虎里面两个人正在聊天,根本不理睬我。我鸣喇叭请他让路,谁知那几个人二话不说,下车就把我打了,有个小子说要给我留点记性,就捅了我一刀。”
“麻地!”一股火,一下子从张凡丹田升起!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妖孽竟敢横行?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叫喊声:“不好了,不好了!”
接着,张凡妈妈闯了进来。
妈妈披头散发,脸上惊恐万分,声音嘶哑:“小凡不好了,小凡不好了!”
张凡心中如敲鼓一般震动:出了什么事?
“小凡,虎,虎子在咱家闹呢!把,把涵花堵,堵在院里动手动脚,你,你快去!”
啊!
虎子在涵花?
虎子,好呀,我张凡正想找你算帐,你倒是送上门来了。
“走!”张凡摔下手里的手巾,大步流星,向家里奔去。
离家里还有好远,就看见院里院外站着好多围观的村民,到处都是一片议论。
张凡快步走近,大家纷纷给他让开道。
张凡快步冲进院子里。
“好俊的小媳妇!”
一个轻佻淫邪的声音传来。
只见七、八个男子围在涵花跟前,你一言我一语。
为首的大汉正是虎子,他一脸邪笑,眼睛盯住涵花的耸胸,像是要冒出火来。
今天清晨,虎子听说村里最近娶进了一个超俊媳妇,名叫涵花,竟然是张凡娶来的,这使虎子既垂涎又吃醋:张凡这等被我欺负在的小子,竟然也娶了人人艳羡的女人?
更令虎子震惊的是,据说张凡最近盖了三层楼,是全村最豪华的楼房。
这还了得?
虎子一直在村里占尽风头,如今……要想重回巅峰,必须首先把张凡这个“尖儿”给掐了!
带带着气势汹汹的一伙弟兄,一大早,便匆匆赶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