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张凡一想,这次可以顺便领涵花去省城大商场买几件衣服和化妆品,便欣然带着她一起出发。
到了省城,找了一家旅馆登记住下,张凡嘱咐涵花先自己去街上逛,他则开着车直奔亿爱医院而来。
很快就到了亿爱医院,在停车场停了车,问了问路,便向肛肠科住院部走去。
按照孟津妍电话里说的,张凡来到七楼24号病房,
病房里摆放着四张病床,靠门的病床前,坐着一脸愁容的孟津妍,而躺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女患者,微闭双眼,似乎睡着了。
一见张凡到来,孟津妍像看见了救星,走上来紧紧抱住他的腰,眼泪一颗一颗地淌了下来。
“凡哥,怎么办呀,我表姑快!”
“我来了,你就不要着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细给我讲讲。”张凡一边替她擦眼泪一边安慰道。
“我表姑跟我亲妈一样对我好。小时候,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工作,是表姑从工厂里请了长假照看我,一直把我养到四岁上幼儿园。我表姑无儿无女,是省城纺织厂的退休工人,手里没有多少钱。这次住院四天,已经花掉了两万多块,病还没有好转。医生说,明天如果还这样的话,可能要进重症临护室了。”
张凡一皱眉:“不就是肠炎吗?怎么可能这么重?”
“就是呀!我也感到奇怪!入院时,我本来以为没事,所以就没让你来,不料这一天天病情加重。”
“我看看……”
张凡说着,轻轻走到床边坐下。
看表姑的脸色蜡黄,听呼吸粗重不堪,时常夹杂着肺杂音,看样子生命体征很有问题。
张凡伸出右手小妙手,搭上了表姑的脉。
以往,张凡手一搭脉,几乎马上可以断定病情。
今天情况却大不相同,这次号脉,张凡足足用了十分钟,仍然不能从脉象上确定病情。
>
冯友含意不明地微笑着,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显示出内心有深意。
冯友从医科大学毕业,一直在亿爱医院工作,挣的工资虽然不少,但离买房首付还差得远!他追求过院里的几个年轻女医生,甚至追过女护士,都被拒绝了,而且不久后,这几个美女纷纷嫁了富豪人家。
冯友感到被清脆打脸,腮帮子24小时都是肿的!在医院里根本抬不起头。
最令他气愤不过的是,和他一起进院里的两个年轻男医生,一个娶了院长的千金,很快就调到了省城卫生局当了副处,另一个攀上了省城巨富家的女儿,结婚后干脆辞职去帮助岳父家打理庞大的家族生意去了。
这两件事,对冯友的打击极大。在他内心里,升腾起攀龙附凤的强烈幻想。
万万没有料到,竟然在医院里遇到了几年未见的孟津妍!
当时冯友念高三时,孟津妍刚进初一,那时孟津妍身后就跟着一大堆追求者,冯友也是一个狂热暗恋者之一。不过,高傲的孟津妍从来都不正眼看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