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
二人面对面,几乎碰到一起。
张凡皱了皱眉,含笑道:“让开!”
“你非法行医,行到我们医院病房来了!你以为你轻易就可以溜掉?”冯友恶狠狠地,双眼仿佛冒出两把刀。
“冯友,吃醋也轮不上你来吃!你说了他非法行医,你是正规的,你怎么差点把我表姑治死?!要不是张凡,我表姑能醒过来吗?这几天,我算是看透了,你压根就没安好心!”孟津妍冲上前,猛地薅了一把。
以孟津妍的力气,对付一个小小冯友,如同摆弄一只小鸡。冯友被推得踉跄几步,撞到了墙上。
这一推,彻底把冯友从不切实际的幻想之中拉回来!
看来,孟津妍这块小肥肉是没戏了!
既然没戏了,大家便撕破脸皮!索性叫你们不好受!
冯友揉了揉撞在墙上的后脑勺,咬牙凶狠地道:“这是我的地盘,岂能容你江湖庸医行骗?!”
这时,五、六个保安从外面闯进来,劈头就问:“冯医生,谁在闹事?不想活了?”
说着,对张凡怒目而视。
“不是医闹,是个江湖骗子,行医行到医院来了!你们把他逮起来,送警察局吧。”冯友得意地说着,还冲张凡挑皮地眨了眨眼。
几个保安一听,拥身而上,就要去拧张凡的胳膊。
“冯友,你敢!”孟津妍横身一挡,把几个保安推到一边,顺手将冯友手腕一拧,来了一个大背。
冯友哪里是孟津妍的对手,被她拧得弯下腰,反转头脸,叫道:“你……你真不要脸!这个野医给你什么好处了,你竟然护着他!”
“你才真是不要脸!冯友,我表姑就是普通的肠炎,在你手里治了四天,花掉两万多,越治越重!你是在故意拖延我表姑的病情,来骗取钱财!”孟津妍越说越愤怒,用力一拧,冯友惨叫一声,肘子差点被拧断,脸上出了一脸的汗珠。
几个保安刚才被孟津妍轻轻一扫,便知道这个姑娘不是好惹的,身上的功夫非同一般。因此见冯友被控制,谁也不上前营救:保安一个月就挣那么两千块工钱,谁去拿命换?
孟津妍对12床和11床病人道:“我们大家都上当了,再不转院,有可能死在这个姓冯的手里!”
其实,这两个病人也一直对冯友有些怀疑:都是头疼脑热的小病,怎么住院进来好几天,一点不见强,钱花得如流水,病反而越来越重。
12床陪护的中年壮汉突然问道:“这位张凡先生,你也帮我妈看看病吧?”
张凡看了看孟津妍,她微笑点头。
张凡走到12床跟前,问道:“老大娘,你是什么病住院的?”
老太太七十多岁,身体硬朗,但精神十分不济,用微弱声音说道:“我胃疼。”
“噢,”张凡点了一下头,伸手抓起老太太手腕,号了一会。
“我妈没事吧?”
“呵呵,你妈妈不但没事,而且根本没有病!”张凡呵呵一笑,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