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四五个保安冲上来,拽腿的拽腿,扯手的扯手,拖起冯友便走。
“张医生,我是狗,你救救我这条狗吧……”
冯友被拖住四肢,在地上滑行,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呼喊,声音特像“陛下饶命”那种嘶嚎,而张凡听了,不动声色,内心极为鄙夷。
冯友被拉走之后,院长小心冀冀地陪笑,递上一支香烟,“张神医,您吸烟不?”
张凡皱眉斜了一眼,很不屑地说:“我从不习惯在医院这种场合吸烟。”
院长脸上一红,尴尬地把烟收起来,“哟,瞧我,忘了!病房里是不能吸烟。”
这时,孟津妍从财务处取款回来,身后跟着办公室主任。
“表姑,”孟津妍把一张银行卡递给表姑,“这些天花的费用,全都在这里了。”
表姑见自己的那一点“过河钱”全部都追讨回来,精神一下子强了,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一边对张凡说:“小张,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表姑我这半辈子攒下的钱全被这家黑心医院给骗去了。”
“表姑,”院长弯着腰走上前,蹲下身子,伸手给表姑系上鞋带,“表姑,您批评得对,医院出了冯友这种坏人,真是惹您老生气了。请您海涵哪。”
“海什么涵!”孟津妍酸声训斥,“你们以后少赚点黑钱就是了!”
“是的,是的,我们一定吸取教训!”院长和办公室主任齐声说。
当张凡和孟津妍扶着表姑走出住院部大楼时,看见两辆卡车上,装着会场布置的物品,正在往外开。一条长长的红色大条幅从车上拖在地上,上面露出“莫教授脉管医术堪称一绝”字样。
紧跟在身后的院长,忙上前一步,对张凡说:“张神医,您看这卡车……按着您的指示精神,我们知错就改,已经把会场布置给撤掉了。下面的工作,还请张神医多支持,巩老将军那边,张神医一定要多帮本院掩饰呀。”
他的意思是:神医,您可别把这事通报给巩老将军哪!
张凡一边把表姑扶进车里,一边表情傲慢地说:“巩老将军那边的事,结果怎样,关键看你的表现。如果你们医院继续坑民的话,后面会发生什么,谁都难以预料!”
“张神医,张神医,我都记住了。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空的话,随时联系,多来亿爱指导工作啊!”
张凡不屑地收下了名片,上面印着:亿爱医院院长、国家一级主任医师闻全。
“好的,有功夫的时候,我会过来看看的。”
&/>
孟津妍的脸色,忽然有了变化,表情呆滞,脸颊粉红,体内似有异常!
“凡哥,我手好热!”
张凡伸出小妙手,轻轻握住她小手,果然热烫,同时感到一股真气,从她手心当中如泉涌般向他小妙手中输来。
这是气盈外溢!
当初张凡服用益元丸之后,也是感到全身真气充盈,有一种爆发的渴望。
孟津妍双眉在挑动,嘴唇在颤抖,眼神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