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一刻钟之后,张凡来到华荣大商场。
商场里顾客很多,四处张望半天,根本看不到涵花!
张凡拨通涵花的手机:“你在哪儿?我已经进到商场三号大门。”
“我在金饰品区。”
“跟踪者在哪?”
“那个老头站在我左手的手机区,你先别走近我,过去观察他一下。”
“好的,你别瞅他,以免惊动他。”
张凡迅速向手机区接近。
果然,隔老远就看见小米柜台前站着一个老头儿,高个儿,长须,一身黑衣,正在向涵花那边瞭望。
手机柜台前全是年轻人和中年人,他一个胡须老者站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
张凡绕了个圈子,绕到老头背后,暗暗观察他。
涵花没挪地儿,老头也没挪地儿。
大约过了五分钟,情况突变。
只见一高一矮两个人从老头儿旁边走过,高个子不经意地撞了老头儿一下。
老头回身一看的当儿,矮个子从后面把手伸进了老头的裤袋,掏出一只钱包,以闪电般的速度揣到自己怀里,两人快速向前走去。
老头儿望着二人,见二人消失在门外,他忽然有所领悟,忙伸手向裤袋里一摸,叫了起来:“小偷!”
言毕,径直向二人的方向追去。
张凡紧跟其后,冲涵花招了招手,涵花跑过来。
“老头儿被偷了,我们跟过去看看!”
追出商场门外,老头儿发现两个小偷已经跑出好远,拔腿便追。
张凡拉着涵花,快步尾随而去。
两个小偷穿过商业大街,突然在一家饭店旁边拐进了一条小巷。
老头儿追到巷口,伸头向内观察一下,随后闪身而进。
张凡和涵花紧跑一阵,来到巷口。
这是一条破败不堪的小巷,是条死胡同,巷子长约几十米,巷内廖廖地约有三五户人家,大门紧闭,静悄悄地没有行人,只有巷子最深处,一个高大的门楼,大门敞开,如一张血盆大口,对着巷口,给人一种阴森之恐怖感。
“估计就是那个大门。”张凡说道,“我们进去看看。”
两人向巷内走了几步,忽然听见从巷子深处传来一声声吆喝。
听不清喊什么,感觉是有吵闹之声。
“咱们回去吧!”涵花拉了张凡一下。
张凡一想,也不想找麻烦,便点了点头:“看来,老头儿跟里面的人干起来了。”
“我们不要报警吧?”
“不管,让他们打去吧。人脑袋打出狗脑袋才好呢。”张凡愤愤地说。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一边是偷窥涵花的老杂毛,一边是商场行窃的小扒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凡拉住涵花的手,说:“我们离开这里!”
话音未落,张凡眉头一皱!
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顶在腰眼之上,随之一声低沉:“别动,一动就是个透心凉!”
“啊!”涵花惊叫一声,她的后背也被一把刀锋抵住。
张凡心中一紧,暗叫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