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道长微微一笑,“涵花,纯阴玄女几百年才出一个,合着张凡是天降大任之人,才能有缘娶你为妻。”
“我有这么神?”涵花俏脸一红,害羞地问。
“正是。你这么好的资质,若是夫妻研习仙家奇术,双双修成不老之躯,同享寿与天齐之福,呵呵……”
“小凡,你说呢?你修我就修。”涵花斜眼含笑看了张凡一眼,征求他的意见。
“天缘巧合,怎么能不修。”张凡有些得意,冲她微微点头。
而此时,一旁的孟津妍心中生气了。
见涵花瞅张凡时满眼都是情意,一种“局外人”的痛,不禁在她内心搅起阵阵愁怅。
孟津妍悄悄把脸看着窗外,用餐巾纸揩去了眼中的泪水。
恰好在这时,有闺蜜打来电话,一肚子气正不知向哪里发呢,孟津妍故意把讲话的声音放大,其实是为了给涵花听:
“……什么?你也要买猫?我劝你一句,能不能不买呀?我可是被我家挪威森林给坑苦了……40多万,还特挑食,奶酪要吃意大利进口的,狗鞋狗衣也要从国外……没办法,我妈当它是亲生的,给它买吐线膏的钱,比给我的零花钱还多……我舅买了个游艇,本来说好用我的名字命名,结果用了猫名,我还不如一只猫呢!什么?你也要买挪威森林?算了吧,我建议你买只苏格兰折耳,我家买过一只,后来送人了,我倒是挺想念的……好啦,不多说了,我正陪几个朋友吃饭……也好,晚上我准时去……不过,你可以电话通知一下餐厅嘛,甜点不要那么甜,酒庄的老酒,也不要超过三百年,年头太久的我品不上来……”
说完,“啪”地一下,把手机放在桌上,微笑摆摆手:“噢,刚才影响你们谈话了,你们继续谈,继续谈。”
张凡惊呆了。
眼前的孟津妍似乎让他有些不认识了:跟她结识这么长时间,她可从来不装逼呀,眼下这是怎么了?长篇大论地装逼!装给谁听的?
肯定不是张凡,也不像是如云道长!
无疑,是给涵花听的!
她要达到什么目的?
是要涵花自卑吧?还是要使张凡明白:我比你的村姑是不是强很多?
如云道长眨了眨眼,明白了孟津妍的心思,微微一笑,叉开话题:“涵花,既然你们夫妻不弃,我就有幸再收女徒弟喽。”
涵花并没有明白孟津妍的意思,因此也没生气,听见如云道长要收徒,马上站了起来,盈盈款款地,给如云道长鞠了一躬,莺声宛转道:“师父——”
“好好,我正式收你为徒。”
张凡和涵花便要给如云跪拜,如云忙让二人坐好,取出手机,用蓝牙给张凡发了一个pdf文件,笑道:“我收徒向来不注重形式,拜师仪式不搞了。”
“仪式不搞,谢恩宴还是要开的。哪天我请师父。”张凡笑道。
“好,等你的大餐。现在,我发给你们夫妻二人一本《古元玄清阴阳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