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一个保镖用赞美的声调说:“莫莱先生,我们一定能听到小娘们的尖叫声,作为下属,我们相信您老的软实力和征服女人的硬功夫!”
另一个保镖抢着奉承:“昨天晚上,您一连摧毁了四个吃那小姐,我相信,每一个从您爬走的女人,将永远失去生育能力!”
“哈哈哈……”莫莱双拳高举,狂笑不止,“吃那女人!吃那女人,我要把你们统统吃下去!”
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
周韵竹与张凡一前一后迈进门里。
莫莱忙迎了上去,“哈哈,周女士,终于把你盼到了。”
“亲爱的莫莱先生,对于你临时更改会面地点,我深表不解。”周韵竹不软不硬地笑道。
莫莱见周韵竹身后的张凡,皱了一下眉头,用流利的华国语笑道:“周董事长,你怎么就带了一个保镖?难道不怕他被我的手下揍成肉饼?就在刚才不久,我的两个山地雄鹰,把酒店的保镖打得满地找牙!”
“呵呵,我读过你们国家的历史,我发现,盲目自信,始终是你们民族的传统呀。”
“哈哈,”莫莱被呛了一句,但他“心理强大不尴尬”,拉过椅子,请周韵竹坐下。
“告诉她们,上菜!”莫莱打了一响指。
保镖推门,朝走廊里喊了一声。
过一会,一个女服务员推着小车,将酒菜送进来,麻利地摆上桌。
张凡站在周韵竹身后,而莫莱身后,站着那两个黑保镖。
这场面,看起来不像是商业谈判,倒像是一场赌局。
在服务员摆菜的当儿,莫莱一直用眼光看着年轻的女服务员,当女服务员把菜摆好转身推车向外走的时候,莫莱伸出手,狠狠地在她拧了一把。
“啊!”女服务员如受惊的小兔,疼得跳了起来。
“哈哈哈,好有弹性的皮肤,我喜欢!”
“你……”女服务员揉着,脸红得像苹果,羞愤交加,“你耍流珉,我要报警!”
“报吧,报吧!”莫莱嘻笑着,“警察是不会来管我们外宾的!哈哈哈,妞儿,你们华国的妞,活该被我们y国人!”
服务员果真是不敢报警,因为弄不好她会被说成“不尊重外国友人”,有可能被开除酒店!
张凡眼见这一切,微微一皱眉头,心里暗道:这个莫莱,可以死了。
莫莱根本就是拿张凡当空气,压根没有注意到张凡眼里的杀气。
他自顾自地拿过一瓶酒,嘻笑道:“这是我y国最好的酒bcklabel,你们华国人把它翻译成黑方酒。它是招待最尊贵的客人的。”
说着,给周韵竹倒了满满一杯。
接着,又倒了一杯,双手端着,递给张凡,表情极为亲切:“年轻人,请喝下这杯代表我们y国最高礼节的祝福之酒。”
张凡拿起酒杯,嗅了嗅,放下酒杯不喝,同时也捅了捅周韵竹的后背,示意她别喝。
张凡从酒里闻到了一丝丝草药的味道。
尽管极为微小,但张凡还是闻到了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