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你要抢劫?”那人高声叫了起来。
张凡脚下稍一用力,如山一般的压力,压得中年男人喘气困难,然后喝问:“你为什么跟踪我妹妹?”
“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在操场跑步!”
这时,操场大门外,保卫处巡逻队听见喊声,亮起十几支手电筒,冲了进来。
“什么事什么事?”为首一个穿制服的问道,看到地上的男子,又看看张凡和张燕。
张燕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我是来跑步的,没想到这小子上来就把我打倒了,要抢我钱!”那男子反咬一口。
保卫处巡逻队员也弄不清究竟谁对谁错,索性叫双方赶紧离开学校。
张凡把妹妹送回到宿舍,独自一人心情闷闷地开车回家,心里不断想着那个男子:这小子究竟是干什么的?他跟诸局长是什么关系?
过了两天,沈茹冰突然打来电话,说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她已经从中医院辞职了。
张凡惊诧不己,急问为什么?
“其实从诸兵追求我开始,我就有这个打算了。诸局长有仇必报,我得罪了诸局长,在卫生系统基本没戏了。这不,这回赶上了申报副主任医师,我各方面都够条件,卫生局那边却给卡了下来。我知道是诸局长在报复我,但是有苦说不出。再说,中医院被侯院长搞得乌烟瘴气,效益相当烂,混下去也没意思,所以,我决定辞职,自己开个诊所。”
“你辞职事先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
毕竟,中医院的职位是一个诱人的位置,张凡曾经得而复失两次,至今仍然在内心隐隐地疼痛。上卫校时,能进中医院当个工作人员,就是他最大的人生梦想。而沈茹冰说辞就辞了!这让张凡替她可惜。
“我知道你会阻拦,所以事先没通知你。”
“不过,你把事情想得简单了吧。自己开诊所?你在哪开?你有门市和启动资金么?”
“这件事,我已经酝酿一年了,一直在做准备工作。我在省城买门市,我有朋友在银行当支行行长,可以帮我贷到款。刚才,我在省城的朋友帮我特色了一个门市房,我想让你去一趟,帮我看看。”
“贷款买房开门诊……这其中风险你评估过吗?”
“富贵险中求。再说,我是经过充分的市场调查才做出的决定,在省城开中医诊所,只要医术可以,一年赚个百八十万的没问题。若是继续在市中医院熬,人很快就熬老了。”
“……那,好吧。”听沈茹冰说得头头是道,张凡也不得不相信她。
中午刚过,张凡便开车到达了省城,与等在那里的沈茹冰和她的朋友,一起赶了过去。
店主恰好也是刚刚赶来,打开大门,请大家进去。
这是一家古董店,已经停业。店内的古董虽然已经收走,但店内的装修还是让人叹为观止:清一色的红木装饰,不但富贵,也显得主人的品味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