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打嘛,看,马教练都开始出手了!”林巧蒙轻轻推着张凡,向前挪了一步,同时,故意用两个丰硕,顶住他的后背。
张凡被逼到了这个地步,也是没有退路了,回身轻轻拍拍林巧蒙的臀部,柔声问道:“小蒙,那……我就跟马教练玩一玩?”
“就是嘛。”
张凡转身,微笑道:“马教练,在开打之前,我想询问你一件事。”
“可以。只要别跟我讲你今天身体不舒服。”马教练鼻子一哼,轻蔑地说。
“我身体没什么不适。”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也不是逼着你非打不可。如果你确实害怕的话,可以跪下给我磕个头,咱们这场角斗就可以取消了,和为贵嘛。”
“马教练,你误会了。我要问的问题,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
“对。我想知道,你联系好骨科医院了吗?”
“怎么?怕我把你骨头打断?”马教练一脸的倨傲。
“我是怕把你骨头打断你治疗不及时造成终身残废,所以才好心提醒一下。”张凡很认真地说。
马教练强忍住大笑,轻松道:“我打断过无数高手的骨头,而我自己毫发未损,相信这次也不例外。”
“好吧,既然如此,你好胳膊好腿却非要筋断骨折,那我就成全你吧。不过,是你挑衅,如果打伤了,我可不赔你医药费!”张凡严肃地说。
“好,一言为定,你我双方,不管谁受伤,都不要求对方赔偿!”马教练兴奋地喊道,已经急不可耐了。
一群观众如同嗜血的苍蝇,立刻嗡嗡地议论开了:
“完了,这姓张的要玩完!”
“唉,找死就是这么容易!也不看看马教练是谁?”
马教练听着这些议论,大度地冲大家摆摆手,道:“各位,不要这么说好吧?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虽然从未遇见对手,但也不能这样瞧不起张先生。”
“啧啧!马教练虚怀若谷。”
“越是高手,越是谦虚。”
人群里又起了一片赞扬之声。
马教练摆好架势,脚下移动,开始绕圈,一双鹰眼精光四射,犹如蹲在草丛中等待出击的猎豹,在寻找对方的破绽。
张凡原地站着,呆逼似地看着马教练,给人一种根本不会武功的感觉,就是一个活靶子嘛!
马教练毕竟久经战阵,相当谨慎,绕着张凡走了两圈,观察对方虚实。
但他越看越觉得张凡不会武功:会武功的人,临阵之时,手掌会自然摆成拇指弯曲的掌形,而张凡的手掌,却是松松在平放着。再看他全身的架势,没有一点练武之人的威风。
看样子,可以一拳将张凡击倒。
不过,他最担心的是一拳将张凡击倒。
他的担忧是这样:如果第一拳就把张凡打倒了,就不便于再继续打,因为行业里都讲究不打倒地之敌。
那么,就不如一击致命!
第一下子,让姓张的去死!
不死也残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