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旁边那一大群馋嘴男士,内心都在感慨:美女爱英雄呀!怪不得这小子捷足先登把个美丽少妇拿下了,原来他是身怀不世之绝技!
“走,去酒店,你今天打得太漂亮了,我请你客。”坐到车里,林巧蒙含笑道。
张凡驱车来到一家饭店。
“服务员,点个雅间。”林巧蒙一进店门便喊。
服务员打量二人一下,见张凡二十多岁,林巧蒙三十多岁,二人既不像夫妻也不像姐弟,肯定是婚外蜜情,便会意地一笑,引领二人来到饭店二楼最里间一个雅间,打开门把二人让进去,特地道:“如果需要免打扰的话,我可以在门上挂牌子。”
林巧蒙自得地地道:“自然是免打扰了,不然的话要单间做什么。”
服务员吐舌暧昧一笑,忙把免打扰的牌子挂在门把手上。
不一会,菜上来了。
林巧蒙可能是刚刚健身的原因吧,这时已经饥肠辘辘了,菜一上来,筷头飞舞,大吃一顿。
吃得差不多了,才长长地舒一口气,用纸巾优雅地抹了抹嘴角,笑问:“不在意我的吃相吧?”
“巧蒙姐吃相最好看,看得我都忘了吃菜了。”张凡开玩笑地说了一句,然后夹了一口菜。
林巧蒙恢复了一惯的优雅和从容,呷了一口茶,笑眼看着张凡,突然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有刚才的吃相吗?”
“因为你饿了。”
林巧蒙摇了摇头,“不对。我这是以前挨饿时养成的习惯。”
“你以前挨过饿?”张凡吃惊地抬头问。
“不但挨过饿,还有几次差点死了。”
“是吗?”张凡放下筷子,“我本以为你是大家闺秀,蜜罐里长大的,怎么可能受过苦?”
“我活过的三十年,大部分时间风雨飘摇。我出生在京城一个巨富家族,祖太爷是前朝遗老,家族在京城有几十间大宅子,埋金无数,家族里在现代也出过几个杰出人物。我父亲念京畿大学时,与我母亲是同班同学,我母亲是普通人家出身,我父亲深知两人不可能走到婚姻那一步,而且他也不准备走到那一步,所以,大四的时候,我母亲怀了我,我父亲便毅然决然地跟我母亲分手,投入到另外一个高干家的女儿怀抱里了。”
“我母亲也曾拒理力争,到父亲家里去闹过,但无济于事。悲愤的母亲一怒之下打伤了父亲的那个高干家庭出身的新欢,被判刑五年。我是母亲被假释期间出生的,我出生后,父亲和他的新欢怕我母亲再去闹腾,便花钱买通我母亲的房东,诬陷我母亲偷房东的金镯子,我母亲因此被提前收监,加刑两年。那时我只有两个月。”
“房东家的妻子却是个心眼好的善良人,她正好无儿无女,母亲重新入狱之后,她便收养了我。不久后,房东被我父亲请去喝酒,回来之后就感觉不舒服,半个月后就死了。我养母一直怀疑是我父亲在酒里下了毒,但苦无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