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r />
他弯腰将墙边的老木椅拎起来一只,摔到地上,骂道:“诊所老板是谁?”
张凡松开沈茹冰,微微一愣,回答道:“我就是,请问你们有何贵干?”
“贵干贵干,我跪着干!开店营业,不知道地面上的规矩?”小锅盖极其蛮横,大声嚷嚷着。
“规矩?开个诊所,又不是倒卖毒品,什么地面地里的,不懂,也不想懂!”张凡不软不硬地回击道。
“哎孙子,你是烂泥糊不上墙了?这条街上打听打听,谁敢不守规矩?”旁边一个矮胖子怒喝一声,抬脚把刚才被摔倒的椅子又踢了一脚。
小锅盖把手里二尺长的钩形砍刀一挥,当地一声,砍在青石地面上。
青烟冒起,火星乱蹦!
这是一块一尺见方的青色磨石铺地砖,因为年代久远,显得特有历史,顾客踩在上面,有一种厚重感和可靠感。
小锅盖这一刀下去,一块地砖从中碎裂,裂成七八块,像切好的披萨饼!
张凡眼中一道寒光射出,嘴里却没有说话。
“这地界,就是老子的地界,任你是天王老子在这做买卖,这保护费也是必须交的!”小锅盖提起弯刀,再挥一下,砍在了木椅之上,那把古典老木椅轰然一声,椅背从中间断开,中间露出白白的木碴子!
“要是我不交呢?”
张凡双拳紧握,向前走了一小步。
“不交?呵呵,老子在这条街上玩了十几年,第一次听过‘不交’这两个字。真特么新鲜!来人,给他上菜!”小锅盖说着,回身一挥手!
一个鸡冠头小弟从后面走上前,手里提着一个塑料桶,“哗”地一声,向地面上一泼!
啊!
好恶心!
原来,这是一桶从饭店里收集来的泔水!
油汤菜叶加骨头,满满地洒了一地!
张凡身手敏捷,轻轻一跳,闪到一边。
而沈茹冰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高跟鞋被泼上了泔水,浸透了丝袜,整个脚面狼狈不堪!
“老子先礼后兵!先给你上一盘菜,如果你不上道儿的话,来——”
小锅盖回身又是一挥手。
“来喽!”
一个小弟提着一只塑料桶走上前。
“掀开盖子,给店老板看看,味道够不够重口味!”小锅盖冷笑道。
“来喽,绝对重口味!”小弟答应一声,掀开塑料桶盖子。
“哇!”沈茹冰尖叫一声,捂着胸口弯腰要吐!
桶里是满满一桶大粪!黄黄绿绿的,散出一股浓重的腥臭之味!
张凡也被这臭气逼得倒退一步!不由得以袖掩口。
如果这桶大粪泼在店里,传扬开去,顾客们会有相当难受的感觉:一个浇过大粪的店铺,从感觉上就脏!不论你事后打扫得多么干净!
新店开张,图个吉利,张凡本不想出手见血。
而眼下,被人家给逼到悬崖边上了。
有时候,你的命运并非掌握在自己手里!
没办法,只有处理一下这几个泼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