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倒是刚才泼泔水的那个家伙,是小锅盖的心腑,见状不得不比划两下,以示对小锅盖忠心。
只见他喊了一声,抡起手里的空水桶,向张凡面上砸来!
张凡伸手接住泔水桶,向外一推!
这一推,可是用足了力气!
只见这家伙的身体像一片叶子一样,带着风飞出店外!
“嘣!”重重地落在街中间。
他挣扎几下,就不动了。
旁边商户起先见小锅盖一伙冲进素望堂,知道这家新店要倒霉,正在等待看这家诊所怎么被砸的,忽然见一个小弟被从店内抛了出来,摔得半死不活,不由得全都吃惊:有人敢打小锅盖?
看来,小锅盖今天是栽了?!
商户们纷纷放下手中生意,跑过来看热闹。
这些商户平时被小锅盖一伙给祸祸得生不如死,一年两万到五万的保护费,几乎榨干了他们小本经营的骨髓,他们对小锅盖一伙恨之入骨,没想到,今天竟然有人替他们出手!怎能不令他们扬眉吐气。
“都给我跪下!”张凡大吼一声。
一群小混混眼见遇到了神鬼一般的高手,陆续“扑通”跪倒在地,一片叫声:“爷,饶命!”
“你们,把泔水给我弄干净!留下一点,每人断一只手!”张凡指着一地泔水喝道。
一群小混混见小命得脱,哪敢不听命。
“爷,我们这就整,一定整干净!”
小混混们纷纷用手捧,用手纸托,把泔水重新装回桶里,然后用袖子擦,用纸巾蹭……
张凡站在一边督察,看谁干得不利索,照着就给一脚!
这时,小锅盖也是完全熊了,不敢动弹,生怕张凡再踩他一脚!
张凡的脚好厉害,一踩一个骨折,小锅盖是从心里害怕了。
外面的商户见一群小混混跪地忙活,样子十分狼狈,商户们不禁心花怒放。但目前鉴于形势未明,他们不敢公开替张凡叫好,只不过人人脸上都是喜笑颜开,像过节一样!
几个小混混又从街上买了矿泉水,一点一点地冲洗地砖,把地砖缝里的残渣一点点抠出来……
足足整了半个小时,地面冲洗了无数遍。
张凡低头闻着,闻不见一点味道,这才点点头。
“都可以滚了!记住,这条街,以后不准再收什么保护费。如果不听话,让我知道了,每收一家,就断你们一条胳膊腿!”张凡严肃地训斥道。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小锅盖只有一条腿和一条胳膊能动,疼得头上冒汗,被两个小弟搀扶着,走出了店门。
“慢走,”张凡忽然叫道,“你砸坏的地砖,就不赔偿了?”
小锅盖忙从怀里掏出一沓钞票,递给张凡,陪着笑脸道:“爷,钱多钱少,您别介意呀!”
张凡见那沓钱不会少于两千元,估计维修费是够用了,便接过钞票,随手向小锅盖脸上一拍:“滚吧。”
一伙人慌张钻进汽车里,启动发动机便逃。
当汽车启动时,小锅盖认为自己脱离了危险,便突然从车窗里探出头,挥着拳头骂道:“小子,你等着,我不会饶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