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张凡说着,轻轻地拍了拍沈茹冰的后背,因为心慌意乱,不小心拍的位置偏下了一些,手上立刻感到了非凡的弹力。
沈茹冰一颤,脸上红晕一片。
“好了好了,”沈茹冰借势推开张凡,哭道,“你可以走了,走吧,走吧,永远也不要回来!我一个人在这里开诊所,来了疑难病症患者,我治不了,就把他们赶走;来了捣乱的,让地痞把我打死吧,我不需要你,我宁可死也不需要你……呜呜呜……”
沈茹冰越哭声音越大,大滴的泪珠淌了下来。
张凡惊愕了:没想到沈茹冰情绪会突然如火山爆发!这……
“冰姐……”张凡不知说什么好。
“谁是你的冰姐!走吧,走吧,我不想见到你!”沈茹冰绝望地挥着手,然后双手捂住脸,号啕大哭起来,“呜呜……卫生局不给我评职称,科里的人排挤我,我自作多情以为你张凡可靠,没想到,也是个无情的家伙……我命真苦,活在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关心我,我死皮赖脸地送人家股份求人家帮助我,人家都不稀罕……呜呜,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如死了算了!”
张凡被弄傻眼了。心里暗暗忧虑:像她这样的女博士,一直在书本里和实验室里待着,接触社会和人不多,连个说知心话的闺蜜都没有,遇事容易偏激,若是一时想不开……要知道,诊所里有毒药,砒霜,她手头就有……
“冰姐,冰姐,”张凡冲过去,紧紧抓住沈茹冰双手,“你不要吓我好不?我胆小,万一把我吓死,谁帮你开诊所呀!”
沈茹冰一听,抬起头,梨花带雨地问:“你同意啦?”
“我没同意呀!”
“没同意还不快点滚,在这里罗索什么!”沈茹冰气急败坏,跺脚怒道。
“我只收百分之二十五好不?”
“不嘛,不嘛,人家就要你拿百分之五十一当老板嘛!”
“如果那样的话,我真不接收了。听话,冰姐,我还有另外的收入,而你只有这么一个挣生活的途径,你多拿点好,不然我根本无法安心!”
这番话,打动了沈茹冰,她默默地不再坚持,低首思考一会,柔声道:“你四分之一,我四分之三,就这么定了,不准再反悔。”
“无怨无悔!”张凡揶揄地笑道。
“小样儿!”沈茹冰媚眼一翻,轻轻伸出手,扳住张凡的头,踮起脚尖,看着张凡。
“冰姐,你要做什么?”张凡闻见她领口里散出来的体香,不禁脸热如火烧。
沈茹冰小声道,“我想吻你一下。”
“吻哪?是这儿吗?”张凡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不,吻嘴那是之间,我们是朋友之间,吻一下……耳朵吧?”
张凡此时已经无法拒绝,若是拒绝的话,也太伤她的心了。再说,吻一下也没什么,又不是我主动吻她。于是把头微微扭向一边,将左耳朵冲着她。
湿滑如小蛇、温热灵动的香舌尖,一下子钻进张凡的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