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嘴里说着,那只搭在肩上的手却不老实起来,两根手指探进她衣领之内,轻轻地挠着抚着,眼里同时溢出一股恶心的淫笑。
一股怒火,一下子从沈茹冰心中升起。
这个底线不能丢!
她坚决地把身子向后挪了一下,使他的手从她身上掉下来。
兰处长肥大鼻头一耸,嘴角透出轻蔑。平时,一些私营医药医疗从业女性对他百依百顺,只要他肯施雨露,她们都忙不迭地解带,因此,他被惯出来一种脾气,上你是看得起你。
眼下却被沈茹冰给甩了,他的气上来:拿不下你,我白当这个处长了。除非你不想办诊所!
“兰处,”沈茹冰见兰处眼里神情变了,她并不想把局面恶化下去,便继续说,“要么这样,我诊所正缺个医药顾问,你看你能不能兼职一下?”
“呵呵,博士你有所不知,我这个人不贪财,从来不在企业兼职。我倒是很看重感情。像沈博士这样年轻的知性美女,我当然更是心仪了。”
兰处长索性直接提出兴交易,跟街边的交易洽谈没什么区别,同时,把眼光落在沈茹冰的胸前,然后慢慢向下移,最后停在上不动了。
沈茹冰见他这副模样,情知他是一条喂不熟的狗,无止境,心中那股怒火终于压抑不住,豁出去了:“兰处长,你对待找你办事的女人,都是这副德行?”
这一句话,如同一桶冰水,浇在兰处长的头上,他一腔的烈焰,顿时熄灭,化作脸上冰霜一片,声音也带着冷气:“沈博士,请不要诬陷国家干部好不?”
“你也算国家干部?”沈茹冰的犟脾气上来了,即使这证件最终办不成,她也不想受这胖的窝囊气,“你顶多就是一个披着公务员外衣的狼。”
“你,敢骂我?”兰处长一脸极怒,瞪圆眼睛道,“马上跪下给我道歉,或许我心一软,还能给你办证,否则的话,我可以郑重宣布,素望堂的许可证,在我退休之前,你别想办下来!”
“那我可以等,等到你退休了,或者是被请喝茶了,我再办。”
“哈哈,你想得美,我离退休还有整整八年哪!你等吧!到时候,你成了老太太,再来找我,那时,你主动解了裤带,我也懒得看一眼!”
这番话,对于一个诊所来说,就是致命的。兰处长说完之后,十分畅快,像一只猛禽欣赏自己爪下的猎物一样,又重新打量起沈茹冰的来。
沈茹冰感到那双肿眼泡里透出的格外恶心,浑身不舒服,讥讽地骂道:“兰处,你在家里,也是用这样的眼光打量的吗?”
兰处长一愣,被这样痛彻一骂,他心中不免一阵动荡,把眼光抬起来,脸上露出尽量轻松的笑容:“那我们今天就谈到这里,证件的事,驴年马月鸭子日再来找我办!”
说着,夹起皮包,站起来要走。
“别忘了,你刚收了我六万元钱,把钱留下再走!”沈茹冰当然要把钱要回来,然后再想办法去找药监局的局长,多上一些钱,把证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