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从酒店回到素望堂的路上,沈茹冰问张凡:“兰处的病,你真的治不好,还是不给他治?”
“两者都有。”
“难道天下也有使你为难的病?”沈茹冰好奇地问,张凡在她眼里是手到病除的神仙。
“我可治其病,不可治其心。兰忠此人贪心极盛,因贪而致神乱智昏,浊气以此聚于肺经,久之成囊肿,二次为癌瘤。我见此人质地极差,人品处于负值,不可救药,即使侥幸治好了他的病,哪天他贪心一起,半年便会病灶复发。那时,他的命没了,我的神医清誉也没了,双输的结局!你说,我能傻到给他治病的份儿上么?”
沈茹冰听了,沉默了良久,慢慢说:“看来正应了那句话,不作死,不会死。既然作死,就任他死。”
告别沈茹冰,从素望堂出来,张凡直接去了商场,买了一只耳塞,把耳朵堵严实。
这时再听周围的声音,才觉得达到了正常的分贝。
开车往家里赶,一路上心里都在想:这耳塞戴着非常不舒服,戴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呀?看来,哪天得去找如云道长想个法子:既然是古元玄清术炼出来的功能,那么,如云道长一定有什么法子来控制它。
车路过张家镇的时候,忽然想起乐果西施来。
上次自从在饭店前把她救了之后,没再联系,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伤得那么重,是不是留下残疾了?
路过农药站时,张凡把车停下来,缓步走进店里。
店里的店员是个年轻姑娘,听说张凡找乐果嫂,便冲里间喊:“老板,有人找你。”
“谁呀!”随着话音,珠帘一闪,一个绝色从里间走出来。
乐果嫂清瘦了不少!也清新了不少!
往日的丰腴已经成为历史,代之以清秀和几分堪怜的病态美。
不过,紧身小衫下的胸还是高耸着,让张凡回想起往日乐果西施的倩影来。
也许是刚出医院的缘故吧,乐果嫂身上散发出一股消毒水的清香味,与她身上自带的女人香气掺合起来,产生了一种格外让人动心的香味。
张凡不禁深吸了一口,沁入肺腑。
虽然是逆光,乐果嫂几乎在第一眼就认出了张凡,她上前一把抓住张凡,嘤嘤地叫了一声:“张凡!”
便低下头,一串串眼泪从脸上滴落。
眼看着当时快死的乐果西施,如今复活成活生生的女人,张凡内心感动而兴奋,“嫂子,你啥时候出院的?”
“昨天下午。”
“全好了吧?”
“全好了,只是腰上留下了两块伤疤,你看,在这里……”
她说着,扯起小衫撩起来给张凡看。
一道极白从衫下闪露出来,惊得张凡如同晴天见闪电,眼睛被晃了一下,心中一惊:这么白!
乐果嫂忽然意识到旁边还站着小营业员,便对姑娘道:“二丫,今天给你提前下班,你先回家吧。”
“好咧,我下班喽!”二丫高兴地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