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你说呢?”
“我是你的人,我只管跟在你身边!不过,我更愿意跟咱爸咱妈过!”
涵花说的咱爸咱妈,当然是医务室的爸妈了。
“我不去!我哪也不去!谁也别来找我!”张凡一字一句地说。
早饭的时候,张凡不时偷偷打量对面的爸爸妈妈。
中年的爸爸妈妈,却显得像一对老年人。
生活不易,他们真够伟大的,在那么艰苦的时代里,竟然把两个孩子都供到考上城里的学校!
辛苦了,爸爸妈妈,儿子不会忘记你们的大恩,永远也不会抛弃你们。
涵花见状,悄悄捅了捅张凡:“小凡,上午我帮爸妈种玉米,你开车去市府送四盆花。”
“好好。”
张凡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急忙把饭吃光,然后把花盆装上车,开车去了江清市。
到了市府,把花交接过去,管财务的人却没有赶过来,张凡只好先把车停在市府停车场,一个人去街上闲逛。
逛出去半个小时,想起往回返,等了半天没打到出租,便在一个站点登上了公交车。
公交车里人特别多,一个挨一个,挤得快没地儿插下脚尖儿。
张凡倒是不怕挤,车里没人能挤过他。只不过天热衣薄,周围满是女人的软肉轻衫,张凡不好意思实打实去挤,所以,进来之后,连个挂钩扶手都没抢上,站在过道上。
一股股热气,从周围人的身体上传过来,闷得快喘不上气来。
张凡身体被前后左右的人夹持住,随波逐波。
好不容易盼到了下一站,不料,下的少上的多,车厢里更加拥挤。
“上车往后走,往后走!”司机大声喊着,关上车门。
刚上车的拚命往后挤,想下车的也往后去,张凡趁机抓住了一个扶手,总算站稳了脚跟。
而就在这时,一个摩的并道减速,公交车司机一个急刹车。
张凡力大身稳,没有随之向前倾倒。而他左侧一个丰腴的美,站立不稳,整个上半身栽倒在张凡怀里。
张凡的鼻子里窜进迷人的香气,她的软软的额发,顶在张凡下巴上,俏脸紧紧贴在胸口,若是二人身高相同的话,恐怕就直接写成一个“吕”字。
好像没骨头,软得不行,皮肤凉爽,贴在张凡身上非常舒服,而当她慌乱中抬起头的时候,那张牡丹样的脸,更是让人走魂!
“啊!”
美轻叫一声,自己倒向的男子竟然是一个顶级帅男!
跟国民老公几无差别!
她后悔了,后悔不该这么快就抬起头,不如装晕倒在他怀里多呆一会……跟美男在一起,多呆一会是一坐,多看一眼是一眼哪!
如果美男对她上下其手,那不正好闭目享用么?
美瞟了张凡一眼,微微一笑,很不情愿地站直了身体。
尽管站直了,但身体却是仍然紧贴着张凡。
这令张凡一阵阵地要走火,想躲开一点,却挪移不动。
正在这时,一个男子从身后挤过来,先是伸出一只手握住扶手,然后借着公交车的颤抖和前后摇摆的机会,快速地把身体来,处于张凡和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