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行了行了,松开手,我跑不掉。”张凡掰开她的手,刺道,“没见过男人怎么的?当街就拉拉扯扯,多不文明!”
姚苏也顾不上这些难听的话,转身进了饭店。
张凡笑了一笑,也随之进去。
店里顾客不多,两人要了个单间坐下,姚苏点了几个菜。
姚苏把一筷头菜夹到张凡盘子里,问道:“听说你混得不错!跟市里领导挺熟。”
“照比由鹏举由公子,还有相当差距,我正在努力追赶,但估计这辈子是赶不上了,所以,你不要后悔自己的选择,跟由公子没错。”张凡心中那股怨气始终没有出来,因此话里话外,总是免不了挺枪带刺儿。
“我后悔啥呀,脚上泡是自己走……”她突然意识到这话不妥,便转了一个弯,突然哭了起来,“张凡,你不要老是盯住我那点事不放好不?即使我当时做错了,你要打我就打我一顿,别老讥讽我好不?我难道心里不难受吗?毕业时,我家里里堵了十几个债主,我妈急得要上吊,我不跟由鹏举我跟谁?要是当时你能帮我找一个在医院打杂的工作,只要能挣到一点钱,我都不会跟由鹏举,呜呜……”
姚苏说到这里,捂住脸哭了起来。
张凡望着她,有些愣:她说的这一层,他却是没考虑过!
是呀,那种形势下,她作为一个弱女子,还能有什么更“伟大”更“高尚”的选择吗?
人总要先保证生存!
想到这里,张凡不由得心中有些隐恻,此前那一腔的愤怒,渐渐凉了下去。
“姚苏,那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能怎么样?还用问吗?由鹏举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姚苏反问道,一脸的悲伤和哀怨。
两人又低头吃了一会,张凡问:“找我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在一起吃顿饭?”
“捞干的说,是要我帮忙教训由鹏举?”张凡微笑道,“这个,我比较在行。上次我朋友把他弄成跛子,下次,我可以再给他加点彩。”
“你别把我想得太坏好不?我今天如果没有遇到你的话,我也要给你打电话。”/>
“当然了,只要能保护你,我会豁出去的。”姚苏深情地说。
“别别别,别为我豁出去,我承受不起这样的生命大礼,你还是好好过你的富家生活吧。”
姚苏粉面一红,嗔道:“张凡,你这个人能不能说点正经的?”
“我很正经呀。”
“难道,我对你一点感情也没有吗?如果没有的话,我今天何必告诉你这些!”姚苏提高声音道,眼里的泪水又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张凡不作声了,看着她生气时耸胸一起一伏的样子,忽然意识到,自己面对的仍然是那个美如妖的校花,那个曾经让他着迷的女子。
“张凡,你难道永远也不会原谅我吗?”姚苏口气沧桑地问。
“我说过吗?”张凡不知如何回答好,便采用反问口气。其实,他现在也不知道该原谅她还是不原谅她,心里矛盾得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