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是也不是。嘻嘻,寻找优良品种,是生物界的一大本能。为什么学历越高越容易处到对象?就是这个道理。由家是一窝蛇鼠,我死也不愿意自己的后代沾上由家的肮脏基因!”姚苏越说越激动。
张凡饶有兴趣地看了姚苏一会,平静地说:“我怎么听着像站技术员的宣传词?呵,对不起,这个忙,我帮不上。”
“为什么帮不上?除非你……不行?”姚苏指指张凡的下面。
这回轮到张凡笑了:“嘻嘻,不是我不行,而是我不想让自己的后代沾上由家这个姓!”
姚苏倒吸一口凉气,连连摇头,不解地道:“天下男人,哪有不想给别人戴绿色帽子的?送上门的买卖你不做,真是个怪人……”
张凡一摊手,摇了摇头:“真的帮不上忙!你找别人吧!”
姚苏有些尴尬,为了缓解气氛,挥手打了张凡一下,笑道:“找别人?这种事是随便找人的事么?你是不是在骂我人尽可夫呀!”
“算了算了,不提这事了好吧,求求你了。”张凡笑着揉了揉被打疼的地方,道,“虽然帮不上你忙,但你不愿意跟由鹏举怀孕,我并不建议你吃避孕药,那种东西长期服用,以后再怀孕时会对胎儿有影响。”
“听你口气,你有巧方?”姚苏精神来了,“要知道,我一直为此担心呢。而且,由鹏举父母最近老是催我们去医院检查。我担心一旦被迫检查化验的话,避孕药的事就败露了。张凡,你……”
“好吧,看在你今天这顿饭的面子上,我给你点个‘七星断宫谱’,帮助你暂停排卵,怎么样?”
姚苏脸色微微有些发红,低首问道:“点穴?”
“对。是医生对患者的那种点穴。”
“那就点吧。需要脱了吗?”
“必须的。”张凡简要地命令道。
姚苏应了一声,跑去门边,把一只“免打扰”的牌子挂在门外,然后重新坐到椅子上,双手一动一动,开始一颗一颗地解扣子。
“裤子。”衣扣完全解完之后,张凡发出的指令仍然明了。
姚苏犹豫了一下,抬头看着张凡,表情有些装羞,心里巴不得对方直接下手,嘴里却说:“这……”
“别想多了,脱吧。你难道在医院不看妇科医生?”
姚苏心中一喜,把鞋脱了,褪下裤子,坐在椅子上,两手用力扳着两只小腿,仰头问道:“这样可以了吗?”
张凡以医生的眼光瞟了一下,皱眉道:“你没学过针灸吗?隔着三角,我属实无法选准穴位。若是选不准的话,针下错了位置,弄不好避孕变怀孕也未可知。”
听见此言,姚苏忙欠一欠,最后一道防线,将自己彻底解放开。
张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中十分痛快。两人拍拖那么长时间,姚苏相当装逼,碰都碰不得,更别说驯服地自我解除武装了。此刻姚苏可是完全放段,如小狗巴结主人一般听话。张凡总算解了“一箭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