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呵呵,我说卫村夫,你在山里闭关修炼,走火入魔了吧?大脑产生幻觉?”张凡话里连嘲讽带轻蔑。
村夫?他管我叫村夫?卫浮子一愣:张凡这小子好像一点也没有恐惧感!
大凡人类,没有恐惧感可能是两个原因:一个是实力占优,一个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卫浮子理解的是后一项。
姓张的这小子还没有出道,当然是气盛血旺,面对天下武盟榜上的名人卫某,你竟然敢用这样口气来说话!
卫浮子脸部肌肉扭曲了,声音变得阴厉悠长,听起来像远处传来的狼嚎:
“张凡,不要自恃有点武功,打倒过几个保镖,就以为了不起!武林之中,你的那点三脚猫功夫,连个屁都算不上。”
“屁都算不上?你放个屁出来,比一比?”张凡同样还以颜色。
卫浮子被张凡一句话堵回来,气愤又是添了几分:
“看来,不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正宗武功,你是不会尿裤子的!”
“请请请,我倒要看看天下第八的卫村夫有什么像样的神技!”
张凡一边说,一边退了两步,腾出空地儿,让对方施展。
卫浮子腾地向后退了跳,摆了一个门户:“好,看准了!”
说着,手向袋内一掏,迅即出手一扬!
此时,路边一处坟场上,正有一只乌鸦飞起来,约有几十米高。
也是这只黑鸦该死,卫浮子手一出,只听它惨叫一声,忽然打着旋儿,从高处直落下来。
“扑”地一声,摔在路面上,一动不动了。
“好,有点功夫!”张凡慢慢地拍掌,有分寸地叫了一声好。
卫浮子眉毛带着得意,轻轻一挑,“哈哈哈,索性告诉你吧,我这是天山清冽派独门暗镖,名叫蜻蜓针,百米之内,可穿铜钱而过,可穿断蚕丝,若是取人招子,如探囊取物一般,一针叫你独眼龙,两针叫你一抹黑!”
“这么厉害!真长特么见识。”张凡不无嘲讽地道。
卫浮子正在得意,竟然没听出张凡话中的讥讽,反而以为张凡夸赞他,便更加兴奋地炫耀道:
“而且,这针被五步蛇毒煨过,着体毒即散,中了针,一头牛也挺不过一分钟!张凡,你能抵挡么?”
这点张凡是相信:刚才眼见得那乌鸦是在空中先中毒死去,然后才落下来。
看来,这天山清冽派是玩毒的门派,污得可以!
张凡仍然微笑,说出来的话却是相当噎人:“不过,卫村夫,有一点你不明白,我张凡最讨厌别人恐吓我。我跟你说句实在的:你要是跪着求我,没有我不答应的。你要是恐吓我……嘿嘿……滚泥马个鳖犊子!”
这句准国骂一出口,卫浮子更是添了新的几分愤怒。
“不作对不会死!你知道吗?我本不想出手,以我在武林中的身份,杀死一个门外汉,有损我的清誉。不过,我的耐心有限!”
卫浮子眼里精光四射,双拳紧握,拳气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