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扑!”
重重地落在马路牙子上。
骨头与石头相撞的声音隐隐传来!
卫浮子胸口一热,哗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咬紧牙关,从地上挣扎起来,坐在马路上,双眼惊恐望着张凡,心中惊道:这小子,简直是传说!那一掌,轻描淡写,却如同推土机的大铲斗!
“你,你是哪门派的?什么功?我卫浮子怎么没见识过?”卫浮子见张凡走过来,情知死期来临,便想在临死前弄个明白。
“我没功夫,也没门派。我只是想告诉你,以后别老拿武盟谱说事儿!那是你们武林圈里自娱自乐的事。还有,以后不要再来找麻烦,若有下一次,我出手就没有这么礼貌了!”张凡教训道。
卫浮子见张凡不杀他,松了一口气:毕竟,眼前这小子杀我如同杀鸡。既然是鸡,对他就没有什么威胁,杀什么!
眼前的张凡,在卫浮子眼里,已经是神级存在!
他非常不情愿,但现实摆在那儿,不得不痛苦地承认,凭自己的功力,连张凡的一半都不到,如果拼命,那就是螳臂挡车。
张凡这一掌,彻底把他几十年来建立的自信打得烟消云散了!
武盟第八的名头,此时成了可笑!
“我可以不来,但你欠下天下武盟一个说法!总会有比我更强的人出面的!”卫浮子对眼前这个毁了他武林地位的年轻人,恨得咬牙切齿。“那时,你会死得很惨!”
张凡轻轻哼了一下:“你输了就是输了,不要拿别人来给自己装门面!”
“你别高兴太早,”卫浮子费力地爬了起来,抹了抹嘴角的血迹,“武盟榜中好多人都跟你没完,你的末日不会太久的。”
张凡有些生气:这小子输人不输嘴!
看来,不给他留点记性他还会张狂。
张凡随手一捏,如闪电一般,从卫浮子耳朵上扯下一块,扔到路边。
卫浮子还没明白,只觉得耳朵上一麻,用手一摸,天哪,少了半块耳朵!
“啊!”他向后倒退两步,生怕张凡把他的另一只耳朵也揪下来。
张凡走前一步,抬脚踩住那块耳朵,用皮鞋底用力一碾,碾成肉末,然后把鞋底在路边的沙子里蹭了几下,教训道:“以后少装逼,知道吗?装逼的后果是没耳朵!”
说完,一转身钻进车里,发动起来开走了。
卫浮子捂着流血的耳朵,呆呆站在那里:这小子,举重若轻,跟我对招儿,根本没有用上全力!
难道,武林中的不世人才面世了?
一个武林的新时代要开始了?
哼,也未必,张凡这小子,未必能活到一统武林那天。由英家族势力强大,正在到处延揽武林力量,张凡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武林,即使他再强,最后也只能自食其果。
卫浮子想到这里,又心疼地看了看路边那滩肉泥,惨然而愤愤地暗道:耳朵,你不会白白牺牲的!
张凡一路开车来到孟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