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沈茹冰这两天非常忙碌,脸上清瘦了不少。
张凡进店的时候,她正在给一个老太太号脉。
候诊椅上,还有另外几个患者等着沈茹冰看病。
“效益不错呀!”张凡嘻笑着说了一句。
沈茹冰正专心号脉,摆摆手,示意他坐下。
张凡吐吐舌头,便坐在她旁边观看。
沈茹冰号了一阵子,从患者腕上把手收回,提笔刷刷开了一个方子递过去,道:“奶奶,你喘不上来气,原因是春季肺热,我给你开个温血的方子,回去吃两副药就好了。”
“完了?”张凡微笑着问。
“当然了,这位奶奶没什么大病。”沈茹冰道。
张凡碰了碰她的胳膊,提醒道:“老奶奶左腿上有块老疮,你顺便给开个方子治治吧。”
沈茹冰一愣,随即明白了:张凡是在向她卖弄神技呢。
一阵掏心的佩服,令沈茹冰无言以对。
老太太却是一惊,把脸转向张凡,颤声问:“这位大夫,你怎么知道我腿上有块老疮?”
张凡温和一笑:“奶奶,我是从你左耳朵看出来的。”
“左耳朵?”老太太不明所以,揪住自己的耳朵,提了提,“耳朵和腿有什么关系?”
“有。人体乃是一个整体系统,相关性很强。腿上的毛病,也会通过脉络反应到头上来。你左耳之下有一暗斑,说明你左腿有老疮。”
“这位大夫,你太神了!”老太太激动起来,“我三十岁上患了这块疮,处来有四十多年了,贴的膏药加起来有一人高了,总不见好。”
说着,老太太撸起裤子,露出了一块暗褐色疮面。
“没关系,这回你到素望堂,疮就好了。”张凡说着,斜眼看了一眼沈茹冰,微笑问,“沈医生,开方子吧?”
“我不会治老疮。这种疮都是超级细菌引起的长期溃疡,皮里肉外,无法根治。”沈茹冰为难地说,“还是你开一个吧。”
沈茹冰不是不会开治疮的方子,而是怕自己开的方子没有张凡的灵验。
“既然沈博士谦虚,我也不好再推辞。”
张凡笑笑,从沈茹冰手里拿过笔,不加思索地开了一个方子,递给老太太:“照方抓药,外敷两周一个疗程,总共两个疗程,老疮准好。”
老太太激动地接过方子,看了又看,然后掏出几张钞票递过来:“这个方子要多少钱?这些钱不够的话,我让我女儿来补齐。”
张凡把钱推还给老太太,笑道:“您老年纪大,本来不该要您诊费。这个治疮的方子,就算赠送您老的。以后身体不舒服,就来这里,我们免费开方,抓药的话,只收成本费。”
“你真是个好人,怪不得娶这么俊的媳妇。”
老太太感激地望着张凡,又看看沈茹冰。
老太太以为张凡和沈茹冰是夫妻,这个诊所是个夫妻店呢。
沈茹冰脸上红了一下,微微低头,嘴角偷偷露出浅笑。
张凡也有些尴尬,忙说:“奶奶,您想多了。快去抓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