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张凡摇了摇头,不相信地说:“要是谁都到我店里说老公如何如何,我都可以相信吗?你说不上是哪里穷疯的老娘们,跑这里来冒充领导家属。赶紧给我滚吧。”
这一招果然灵验,水桶妇憋不住了,终于露出底线:“我弟弟是省城卫生局处长,我老公是江清卫生局长!省里卫生系统我家是有号的!你要是不去我那里进药的话,你相信你能撑几天?!”
“诸局长?”张凡问。
“哼,既然知道诸局长,还硬撑什么?”水桶妇相当地得意。
“不就是诸胖子吗?我见识过,前几天还给我下跪呢。”张凡嘲笑地说。
“啊?你竟敢这样轻视我老公!”
“不信?我手机里有他下跪的照片,你要不要看看?”
“看你娘个球!纯属造谣!我老公能给你下跪?你太yy了!”
“还有,你也不要拿你弟弟当回事儿。省城是什么地方?俗话说,不到大省城,不知道自己管小。你弟弟一个小处长,在我眼里,即使是个屁,也是个连臭味都没有的屁,连沼气都算不上!”
“好呀,你骂我弟弟!我这就把我弟弟找来,当场把你的店给封了。”水桶妇又恼又羞。
正巧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患者,水桶妇冲两个随从道:“还不把她拉住。”
两个随从得令,上前拦住患者,往门外推,一边推一边道:“这是黑店,不要到这里看病。”
那个患者不明就里,转身走掉了。
水桶妇叉腰站在门前,气势汹汹:“看明白了吧,不进我的药,你的诊所就关门吧。”
说着,一盘腿,把肥肥的身子坐在门前,回头叫:“我今天就在这坐着,看谁敢进来看病!”
两个随从也各自敲出一支烟,吞云吐雾,呛得患者直咳嗽。有两个患者见这里情形不妙,不愿意继续候诊,告辞离开去别的诊所了。
张凡假装害怕了,走到水桶妇面前,躬身问道:“女士,正像我刚才说过的,如果我确信你与诸局长有关系,还有你弟弟真的在省城卫生局工作,我从今以后一定去你那里进药。毕竟,开诊所的谁都离不开卫生局。”
水桶妇斜了张凡一眼,无比倨傲地道:“看来,你还算上道儿!”
说着拨了一个电话号码,故意大声地讲道:“老诸呀,碰钉子了,商业街上一家新诊所不懂规矩……店主要确认……”
电话那边的诸局长顿时大骂:“婆!你脑子!光天化日之下,打着我的旗号干这事,找死呀!”
“有什么了不起!开诊所的不过是两个毛头姑娘小子,借他们胆也不敢怎么样!”水桶妇说着,又是狠狠白了张凡一眼,把手机递给张凡,“你自己跟我老公说!”
张凡接过手机,里面马上传来诸局长那熟悉的声音:“你,你是谁?什么背景?”
张凡心中好笑,轻松说:“诸局长,怎么把我忘了?我就是你亲手颁发特别行医资格证书的那个……姓张的小村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