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张凡用脚尖蹬了蹬他的明亮脑门儿,骂道:“把地上的血干净!听好,不干净,断你一条腿!”
“我!”
宋科长说着,低头去地上的血迹……
张凡打得累了,稳稳当当地坐下,接过沈茹冰递过来的茶水,呷了一口,然后,拨了一个手机号码:
“省城晚报徐主任吗……对,是我……”
原来,上次在亿爱医院张凡结识了省城晚报记者部主任徐清的亲戚,就是同病房的那个壮汉,分手时,壮汉把晚风清徐的手机告诉了张凡,说有事可以打这个号码。
“啊!是张神医!你好你好,我真是太幸运了,张神医,我听说了,上次您在亿爱医院的事……可惜我们没机会见面,张神医,您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嗯,有点小事,麻烦徐主任一下。”
“说!只要我能办的,立马去办。”
“省城卫生局的宋科长,你敢动他不?”张凡试探着问。
“宋科长?不就是到处高价卖中药的那个宋科长吗?早有诊所向晚报举报线索,我一直没抓到他的现行。怎么,他惹到张神医了?”
张凡把事情的经过给徐清讲了一遍。
徐清一听,极为兴奋,道:“典型!绝对是上级要求曝光的典型案例!这个宋科长,属于小官大贪。谢谢你张神医……我马上赶到现场!弄清情况后,今天晚上见报,绝对头条!”
过了不久,两辆印着省城晚报的商务车采访车开来了。
徐清带着一伙人,现场做了采访。
几个患者都愿意做证,而且还有诊所内部录像证据。
接着,徐清又领人去了其它几家诊所采访。
大家平时,如今见疮要烂出头了,纷纷揭发水桶妇和她弟弟宋科长逼迫诊所药店去她那里高价批发药材的罪行……
当天晚上,省电视台晚间电视新闻,这个成了头条!
有关部门立即将水桶妇和宋科长控制起来,等待他们的将是把牢底坐穿。
不过,诸局长根子更深更硬,而且他身在江清市,因此目前还没有落网。
苍蝇打了,老虎还在。这让沈茹冰心中十分不舒服。
“慢慢来,我其实不可能放过诸局长!这小子可能有更大的事!”张凡安慰沈茹冰道。
他始终不能忘怀那个跟踪张燕的中年男人。那个射狼到底跟诸局长是什么关系?两人在黑暗里究竟干了什么?
这个谜不,张凡心中始终像闷着一团棉絮。
事情过去两天,这天上午,张凡正在村里出诊,孟津妍忽然来电话,说是师父如云道长已经回到飞云观,问张凡什么时候去飞云观找师父学习顺风耳的开闭之法。
张凡回到诊所,兴冲冲地跟涵花说要去见师父。
涵花一听,是孟津妍找他,担心他跟孟津妍混在一起不明不白,便铁了心要跟在张凡身边。
张凡本来心底无私,便答应了。
第二天,两人一起动身去了飞云观。
而孟津妍已经提前一天到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