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哈哈哈。你有所不知,兰情蜜意乃是仙家最上乘仙法,是控神术的一个分支,天下修真之人无数,能有此术者寥寥无几。看来,你大有花缘哪!”
“小妙手染上兰情蜜意,究竟会有多厉害?”张凡担心的不是“不厉害”,而是“太厉害”。它太招惹是非呀!
“有多厉害?我告诉吧,一摸移情,二摸偷心,三摸非你不嫁!“
好厉害!
张凡内心一惊:三摸非你不嫁?我给好几个女子做过按摩,岂止三摸,已经是n摸以上了!难道她们现在都是“非张凡不嫁”了?
细思极恐!
涵花、周韵竹、林巧蒙、孟津妍、沈茹冰、乐果西施……难道这些女人已经全都要我当老公?
我总不能把她们一个个娶回家,成立一个阵容可观的后宫团吧!
再说,我已经拥有涵花,美若仙子,我夫复何求?
“师父,她们非我不嫁的话,岂不误了她们终身!师父,你一定有什么办法,化解开这个死结!”
如云道长微笑良久,摇摇头道:“万事都有个解法,唯有情之结无解!”
“无解?我……”
“爬一道岭,唱一路歌;是福是祸,顺其自然吧!车到山前必有路,船过桥头自然直。我今天给你指出来,只是想要你善待她们。”如云道长道意十足地道。
张凡大失所望:这不跟没说一样吗?还是没有办法呀!
静坐一会,长长地叹了口气,心中出现一团团的暗影,忧虑起来:这眼前,光是涵花和孟津妍,就已经剑拔驽张了,要是周韵竹等厉害角色参与进来,醋海大翻波,局面肯定失控!
第二天上午,张凡和涵花回到张家埠刚要给市府送花,忽然接到周韵竹的电话。
张凡从未听见周韵竹如此情绪失控,声音简直都疯狂了:“小凡,不好了,郑芷英失踪了!”
郑芷英!
失踪?
卫生局尤林国处长的妻子,那个美丽文雅的美少妇。
在张凡印象里,她一举手一投足,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知性女子的风韵。
上次她儿子得了鬼病,张凡用鬼星骰给治好了,她一直心存感激,还开车到张家埠,给张凡家送来了几箱子年货呢。
“失踪了?不可能吧?”确实难以置信。
“两天了!手机没信号,亲朋家都问过了,人不见了,人不见了。”周韵竹声嘶力竭地喊。
周韵竹和郑芷英是闺蜜,郑芷英失踪了,好比是周韵竹的亲姐妹失踪了。
“这……可不可能是去哪玩了?”
“玩什么呀!她家里放着一个五岁的孩子,她怎么可能独自去玩而且不告诉家里!”
是呀!张凡感到事情严重,越发地紧张。
“小凡,这几天她跟你联系过没有?”
“没呀。”即使真的联系过,张凡也不会承认,因为周韵竹的嫉妒力非凡,他不会主动惹事,更何况此时涵花也在身边呢。
“完了完了,芷英呀……”周韵竹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