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宦海深深!这些当官的,你不可以小看他们!个个心机缜密!
想到这,张凡平静地摇了摇头,说:“从未见过这人。”
“张神医,你有什么看法?”通过几次接触,吴局长对张凡膜拜如神,一心想张凡能妙手破案,帮助他走出困局。张凡的担忧其实是多余的,即使他和诸局长关系再铁,面对目前的情况来判断,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是:破案,破了案子,才能保住官位。
“看来,是被人绑架了。”张凡淡淡地说。
一直站在旁边观看的几个网警和刑警大队重案组的人,看见吴局长竟然向一个外人请教,而且这个人这么年轻,形象上根本与神探无关,他们不禁心中不是滋味,脸上出现各种鄙夷。
张凡虚与委蛇应酬着:“吴局长,现在关键是找到这个中年男人。”
话音刚落,重案组组长哼了一声,一脸不屑地道:“这个还需要外人来说?谁都知道要抓住他,你可以不必重复了。”
张凡一愣,觉得这个重案组组长有些“托大”:局长在此,你竟敢对局长请来的客人如此无礼?
其实这中间有另一层关系:这个重案组组长,是省警察局副局长的小舅子,因此在局里一直以“监军”的地位自居,平时比较骄横,连吴局长也让他三分。
组长的话一出口,真是令张凡吃了一惊:在警察局这样的地方,也有装逼鸟人出现!
“即使我不重复的话,难道组长你能找得到他?”张凡不轻不重地回敬了一句。
重案组组长哼了一声,扬了扬脸,斜视张凡,轻蔑无比地道:“破案工作,是专业技术工作,闲杂人等懂什么?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半斤哪,还是八两!”
重案组组长越说越下道,如果继续下去,场面会十分违和!
目前关键是营救郑芷英!
张凡便缓和一下气氛,说:“好了,组长说得对,这事还是警察亲自处理好,我只是做为一个报案人,前来查看一些可能的线索而己。”
重案组组长得意一笑,声音冷冷地讥讽道:“既然有自知之明,何必跑来警察局冒充大瓣蒜!你以为我们这些警察都是吃素的!至于你说的‘线索’在哪儿?是不是想悬赏奖金想昏头了?”
这话够恶毒了!
明摆着是要刺激张凡,把事情搞大。
张凡耸了一下肩,不回应:他今天就是不想节外生枝跟警察闹出纠纷。
见到张凡受屈而不回应,周韵竹看不上眼了,在旁边说道:“我说组长,话可不能这么说!什么叫冒充大瓣蒜!你知道张先生是谁吗?”
“谁?莫非是福尔摩斯?”组长嘴角带着无比的嘲笑。
“福尔摩斯算什么?他是神医!”
“神医?”组长乐了,闹了一六三四五,原来是个神棍呀,“什么神医!不就是江湖郎中骗钱骗色吗?我一年抓过多少个这类街头烂人,都送拘留所啃窝头去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