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诸局长上衣已经,光着膀子,裤子也是褪到了一半,露出肥胖的肚腹,十分恶心。
见张凡突然闯进来,诸局长忙提上裤子,惊得脸都变形了。
“你,你……”诸局长说不出话来。
而站在一边的中年男子,也是一眼就认出了张凡。
他皱了一下眉,大概知道被抓住也是个死,不如拚了,他突然抓起身边一只椅子,喊了一声,向张凡砸来。
“泥马嫌死得慢!”
张凡骂了一句,随手拦住椅子,脚尖一点!
这一点,是带着内劲!
尖硬的皮鞋尖,准准地踢在中年男人的正中!
中年男子手一松,椅子从手中掉下来,而他的身子随之弯下,慢慢地蹲在地上了。
“你,你,又是你……”中年男子手捂,疼得嘴咧开老大,怒目对着张凡。
张凡这次是用了全力。
这外科手术式的一踢,摧枯拉朽,如一颗在中年男子裆中爆炸,直接消除了他此生继续做案的可能性!
诸局长见状,惊叫着,回身趴在地上,狗似地,向床下钻去!
张凡担心床下有暗道,一个箭步冲上前。
就在诸局长撅把头已经钻到床下的当儿,张凡向他后也是一踢!
这一踢,更是直截了当,没有拖泥带水,却使得诸局长裆中“拖泥带水”了,鲜血立刻流了出来!
诸局长叫也没来得及叫一声,身子向前一伸,昏倒在了床下。
这一脚,比起刚才那一脚,力道又是增加了几分,皮鞋尖所踢之处,软组织彻底溃烂成泥!
痛快的两脚,解决了两个恶狼,张凡终于出了多日以来心中的浊气!
郑芷英仍然昏迷不醒。张凡估计,她被下了安眠药。
她身上的绳子勒得,深深地嵌入肌肤之中,看得张凡有些心疼,忙伸出手妙手,把她全身绳子。
郑芷英脱离了束缚,全身敞开,瘫倒在。
张凡以手试了试她的鼻息。
尚有鼻息,只是非常微弱。
张凡拦腰将她抱起,顺着阶梯,快速走了上来。
出了仓库,把她平放在草地上。
以双手轻轻挤压,一压一松,有节奏地促进她的呼吸顺畅。
呼吸到了新鲜空气,郑芷英轻轻舒了一口气,脸色也好了一些,慢慢地把眼睛欠开了一条缝。
朦胧之中,看见眼前的张凡。
她动了一子,费力地张开手,抓住了他的手,紧紧地握着。
由于身体虚弱,她无力说出话来,眼神却是清清楚楚地看着张凡。
郑芷英睁开眼睛之后,张凡这才意识到她身上有所不妥。因为诸局长不知把她的衣服藏到哪里了,全身暴露的郑芷英,昏迷之时,张凡心中没有多想,只想把她救醒。她醒了之后,张凡却突然感到了一阵喷鼻血般的感觉,马上紧紧地闭上眼睛,把脸朝向旁边。
不行,这样的话,警察来了会沾多大光呀!
我已经大饱眼福了,可别让那些有邪心的警察们占便宜!
想到这,张凡忙把衣服来,给郑芷英套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