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咦!眼前这个姓张的能手劈钢铁?
一股寒意,袭上心头,身经百战的重案组组长不禁暗惊:遇到高人了!
“组长,脱呀!”张凡冷笑道,“打赌你已经输了,你难道输不起?”
组长怒目相视。
“让我教教你!”张凡上前一步,扳住组长的肩膀,往下一压。
组长受压不过,单腿跪地,而张凡弯腰向他一抓。
吴局长一直在观看两人,心里明白,在这个场合,如果张凡真的逼组长把裤子脱了,损了警方形象,上级会降罪下来,处分他这个局长的,因为他作为现场的最高领导,没有及时去制止张凡。
吴局长不得不发话了:
“张神医,我看这事就放下吧。组长裆里有病没病,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我们外人最好不操心吧。”
吴局长的话,好像是替组长解围,实则在话里带着几分对组长的讥讽意味。
张凡却是笑着,盯住组长的裤角。
刚才张凡一拍,已经把膏药拍掉了,此刻,膏药贴子顺着裤管掉了出来,落在组长的脚面上,样子十分尴尬。
张凡笑道:“没人非得逼着你脱裤子。不过,组长大人,你最好把掉出来的膏药塞回去,毕竟,作为一名警察,是需要警风警纪的!你这个样子,很不雅观!”
众人顺着张凡的眼光看去,组长的裤角露出了半截白白的膏药!
组长低头一看,差点去钻老鼠洞,那个尴尬简直没得说……
他蹲,把膏药拽出来,甩手一扔,气哼哼地转身上了警车,回身骂道:“姓张的,你注意点,千万别落到我手里!”
张凡嘻笑道:“组长,你要是不想全部烂掉的话,就去找我,给我赔礼道歉之后,我可以把你的病治好。”
“走着瞧。”组长扔下一句话,便开车走了。
这边,警察早己将诸局长和中年男子铐上了车。
张凡和周韵竹也跟着去了医院。
眼见着郑芷英脱离了危险,而尤林国也闻讯赶到医院,两人才开车离开。
“饿了吧?小凡。”周韵竹从副驾驶上摸过来一只手,轻声问。
经过这半夜的折腾,张凡确是有些饿了,有几分疲倦地冲她点点头。
“去江天大世界吧。”周韵竹道,“那里的小吃城比较不错。”
“随便。你地形熟,你说去哪就去哪。”
十分钟后,两人走进江天大世界一楼小吃城广场。
偌大的小吃城,罗列着一家接一家的特色小吃,足球场大小的室内广场上,摆放着一排排桌子,音乐之中,人们大呼小叫,兴奋地吃喝,显得既有点乱糟糟,又显得风情无限。
周韵竹紧挽着张凡胳膊,两人在灯光之下,像一对年轻情侣,漫步走到一张桌子前坐下。
身穿马甲的服务员马上跑过来,打开菜谱递过来。
“欢迎光临,两位要点什么?”服务员躬身问道。
周韵竹接过菜谱,柔声问道:“小凡,我看你脸色不大好,来个燕窝补补吧?这里的特色芥末烤燕窝是很有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