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cdata  这话说得,含意明显,有些泊入情港了。
张凡听在耳里,如同丝丝情缕绕身,心中温热起来,浑身不自在。
这个乐果西施,看来是真要来那事呢。唉,怎么打发她走呢?
看着那只大苹果仍然放在那里,张凡便伸手取过来,拿起水果刀,慢慢地削苹果皮,借以掩盖心中的焦虑和不安。
“你从哪儿买的苹果,这么红!”
乐果西施饶有兴趣地说,却把眼光紧紧地落在张凡削苹果的手上,心里一阵阵发颤:这双手,细长白晰,十指灵活,这要是在她身上捏捏掐掐,还不爽翻天?想着想着,脸色变红润了,眼睛也渐渐发亮。
“噢,你喜欢,哪天我给你送一袋子。”张凡说着,把削好的苹果递过来。
乐果西施接过苹果,用水果刀削下一块,放在嘴里,嚼了嚼,不禁叫了起来:“好甜!”
说着,又削下一块,用白晰的手指捏着,送到张凡嘴边,“你也吃一块!这么大的苹果,我哪里吃得完。”
张凡摇摇头躲闪一下,不料乐果西施硬是把苹果塞到了他嘴边,结果,张凡一张嘴,连苹果带手指,都咬进了嘴里。
乐果西施的食指被咬进了张凡嘴里,却不往外拔,放在张凡舌尖上,轻轻地勾了勾,眼里眉梢全是情,声音也增添了几分温柔和颤抖:“小凡,咬咬呀,咬姐的手,姐好想让你咬一咬!”
一只软而绵长的手指,在张凡嘴里,吐不出,甩不掉,还轻轻地在舌尖上挠着……
张凡简直有点蒙登了:不咬吧,她手指不出来,咬吧,这……这也太暧昧了!深更半夜,咬人家小的手指……
想了几秒钟,实在无法摆脱,张凡只好用牙齿轻轻地咬了她小指肚一下。
这一下,乐果西施只觉得一道热流从手指上向胳膊里传来,如被低压电击一样,突突的顿时麻掉了半边身子,禁不住身上一抖,忙将手指从张凡嘴里抽出来,用另一只手揉着搓着,好像被开水烫了似地,直吸气。
咬女人的手指,对张凡来说,还是第一次,感觉十分奇特:软而柔,好像稍一使劲就会咬破了。咬完之后,牙齿还似乎留下淡淡的余味。
“怎么,咬疼了吧?”见乐果西施皱眉吸气,张凡有些歉意问。
“不疼,咬得真解痒,姐恨不得你把姐全身都咬一遍。”
乐果西施情意深深地看着张凡,宛若夜牡丹一般,浑身都是那么幽丽,还把香肩轻轻地一耸,耸出了无限幽情。
张凡眼前一黑,腹下一热,忙翘起二郎腿,以掩盖裤子形状上的突出变化,悄悄咽了口唾沫,尴尬地笑道:
“姐开玩笑呢,那活可不是外人干的,等过段时间,你再找一个好丈夫结婚,让你老公给你咬吧。”
乐果西施脸色微微一变,不经意地叹了口气,心里怨道:这个小帅哥,怎么就是不上道儿呢!
看来,他还是腼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