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张凡心慌意乱,嘴头子一时不利索起来,唉,“姐,我,我……”
乐果西施眼光发火,直身从跳下来,姿态相当完美,如白鲨跃浪,简直能晃瞎眼。
张凡心中一颤,只看得见白白的影子向自己袭来,伴随着柔柔颤声:
“小凡,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
“可是,我根本没想什么!”张凡无力地反驳,那底气是相当地苍白。
“一直在想着我和涵花的关系怎么处理。你爱着涵花,你有良心,你怕对不起她!”
“这个……”张凡尴尬连连:自己亮出心扉那是坦荡,被别人点中心事那是被动!
这个乐果西施,一语点中张凡心中最脆弱的那个点位!
不能不使他精神震撼!
“你还担心,我会向你要婚姻……是不是?”
“这……我确实是己婚……”张凡如同说废话一般,又如同作贼被人逼供,不得不吐脏一样。
“姐向你保证,姐这辈子,只管侍候你,绝不勉强你做你不愿意的事情。你跟涵花好,姐不会嫉妒,你是涵花的正餐,姐只希望涵花吃完正餐,你到姐这里来,让姐吃点残汤剩饭,姐就满足了……”
“你别说了!”
张凡突然喊一声。
这一声,震撼全屋,余音绕梁!
痛快淋漓的一声吼,雄风凛然,将此前一系列被动挨打尽情扭转。
张凡以征服都的信心,大胆伸出手,紧紧地将乐果西施抱在怀里。
乐果西施得意地嘤了一声,瘫于瞬间!手脚失力,失衡,如面条一般完全任人摆布。
张凡弯腰将她横抱起来,近距离看着那吐火流丹的红唇,突然狠狠地吻了上去……
幸福来得这么突然,乐果西施绝然蒙登了!
樱口被填得满满地,不断地向体内扩散酥麻,在爽翻的窒息之中,仍然忘不了双臂紧紧勾住张凡脖子,美目微闭,任凭张凡将她软软的席梦思上……
这一场马拉松恩爱,乐果西施幸福承欢,流血兼流泪,在爱的合唱中,完成了从处子到的历程。
事毕,张凡轻轻打开灯光,捧起她绯红的羞脸,轻吻慢怜,小声问道:“好吗?”
“能不好吗!差一点出人命呢!”
乐果西施说着,扯出的毛巾,骄傲地背在一边,不让张凡看,卷巴卷巴,赶紧塞到床底下。
“啥宝贝?藏藏掖掖的?”张凡明知故问。
乐果西施低眉含羞道:“问这个做什么!”
“你不怪我粗鲁吗?”
“人都是你的人了,随你便,只要你高兴姐就高兴。”
张凡神清气爽,感慨万千。
此前接触到两个大美人,一个是涵花,一个是周韵竹,虽然两人都是美艳无比,但毕竟都曾有过别的男人,未能满足咱华国男人的情结。
如今得到了少年时的梦中,张凡从“接盘侠”摇身一变成了这片地的“垦荒者”,内心不由得升起一阵自豪感,对乐果西施更增添了几分怜爱。灯下看她,红颊香腮,幽香阵阵,不由得又激动起来,伸手揽住她。她也是意犹未尽,便一头扎到他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