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只用了几分钟,小土坝被扒开一个大口子。
汹涌的渠水,“哗哗”唱着歌,向下游翻滚而去!
“哈哈!”
“哈,能欺负张家埠的人,还在他妈肚子里喝羊水呢!”
“哼,跟我们村挑事儿?瞎了眼了!也不打听打听俺村张凡的大名!”
张家埠村民议论嚷着,牛逼晃腚,简直嗨翻了天。
更多的人则是欢呼雀跃!
有人狂跳,有人把铁锹扔到空中!
那场面,就像我大华国当年引爆了第一颗原子弹时那种兴奋,沸腾如火!
“呜哇呜哇……”
忽然一阵警笛声,凄厉地自远处传来,声音尖厉,划破上午的天空,给这欢庆场面降了温,人们顿时安静下来,四处张望。
不一会,就见不远处的公路上,五、六辆警车闪着警灯,如飞向这边扑来!
报警?
有人报警了?不对呀,镇警察所离这里十多里,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赶来?
怎么给人的感觉是这警车刚才就在附近埋伏。
张凡机警地预感到,这里似乎有什么鬼,他有一种中了埋伏的感觉。
一眨眼功夫,警车“滋滋”地打制动,一个挨一个地停在路边。
一辆、两辆……妈的总共七辆!
倾巢出动呀!
怎么看怎么像事先就有所准备。
车上跳下来一队手持警棍短枪的警察,环侍于为首一辆警车周围。
一个胖警官慢慢从车里站出来。
他先是看看天空,然后背着手,环视一下四周,有一种气度盖天的霸主气势。
他跟另一个警官说了两句,那警官一挥手。
警察立即分散成两队,左右包抄,将张家埠村民围在中间。
胖警官依然背着手,慢慢地踱过来,脸上没有表情,却带着威严不可侵犯的牛劲。
咦,警车后面,竟然跟过来两辆商务车。
车门打开,里面钻出来几个人。
为首的竟然是张虎勇和电哥!
“虎子来了?”
“还有那个电哥!”
“他们两个来了,可不是好事……”
谁都知道这两个刺头上次要强买张家埠的林地,被张凡给顶了回去。
这次两人随着警察前来,一定是没安好心。
村民开始担忧起来。
张凡内心也一阵嘀咕:会不会是一场阴谋?
“老实点!”
“不准动!”
“谁动一动,一枪打断你的腿!”
警察大呼小叫,一点一点地把包围圈缩小。
面对警棍和枪口,张家埠的村民不能不害怕,紧紧地退缩到一起,惊惧地看着胖警官和虎子。
而张凡站在最前面,用自己的身体挡着身后的村民。
“嗯!”胖警官轻轻咳了一下,把手放到前面搓了几下,皱了皱眉,道:“张家埠的?”
张凡冷笑回答:“了解得好清楚呀!事先有所准备吧?”
“你是领头的?”胖警官直视张凡问道。
“没错。咋啦?”张凡反问。
胖警官生气了:他在这一带从警几十年,那真是所向无敌,连盘踞地头的黑帮都必须向他低头,何况一个小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