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这两天网上疯传,有一个借高利贷的欠钱还不上,融资公司雇黑射灰老大讨债,那人吓跑了。老大发怒,把他两个未成年的女儿抢去,强歼五天,放出来时已经不成人形,水肿,严重感染,在医院重症监护室。
女孩的舅舅去警察局报警,警察却说“这是民间债务经济纠纷”,拒不受理,因此灰老大至今逍遥法外!
网友都在骂呢。
没想到,这“荣耀”竟然属于张家埠村的虎子!
这个伤天害理、千刀杀的!
坐了这么多年大牢,一点也没有吸取教训。
愤怒、仇恨,在张凡胸中,萌生出搞死虎子的冲动。
“你有什么话,说吧,别绕弯子!”张凡道。
“那我就来痛快的!”虎子双肩一抖,“你别阻挡,让我顺利盘下村里的林地,我可以马上叫葛局长放了你。”
“咦,天方夜谭!堂堂的大局长,还要一个两劳人员给做主?”张凡微笑一下,轻蔑地问:“眼前的一切,是你和葛局长事先定好的圈套吧?”
虎子眼中一闪尴尬之光,马上笑道:“是又怎样?你还是放聪明一点好,对你来说,不坐牢比什么都强。”
“我要是不答应你呢?”
电哥抢到虎子前面,挥着拳头喊道:“知道吗?我叔整死你就跟踩死蚂蚁一样!”
电哥嘴大嘴臭,唾沫星子乱飞,有一两点溅到了张凡脸上。
“好臭,滚远点。”张凡一皱眉,抬手一巴掌,准准地烀在电哥的瘦脸上。
电哥身体向外一翻,仰面倒向后方,顺坡滚滚儿,落到水渠边,半边身子浸到水里。
嘴歪了,牙掉了,舌头出血了,缺牙漏风,吐字相当地不清了,却高声喊:“叔,叫他民(们)开枪!先打旦(断)他腿再说。”
这模样特像鬼!
葛局长把脸转到一边不看他,深深地皱了皱眉。
此时,葛局长心中产生了一阵疑惑:张凡这小子难道有来头?
如果没有硬根子的平头百姓,你借他个胆儿,也不敢打警察局长的亲侄儿!
看来,其中必有弯弯绕儿!
此事需要谨慎一此,弄准了再行动。要知道,我这职位可以花大价钱买来的,今天别被张虎勇给拖下水丢了官。
“虎子,你和姓张的事,属于私事,你们自己解决吧,我们在调解两个村子用水纠纷,这是公务,你懂吧?”葛局长道。
虎子没反应过来葛局长话里的意思,误以为葛局长是在鼓励他亲自动手,便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火药枪,对准张凡,狞笑道:
“姓张的,我这枪里装的可是铁砂散弹,手指一动,你身上一百个眼儿!不过,看在都姓张这个份儿上,我给你个活路:你跪下,答应我的条件,然后从我裆底下钻过去,我可以不打死你。”
看着黑黑的枪口和虎子冒火的眼睛,张凡心下一紧:这混小子真来拚命的劲儿了!
要是他真的勾动扳机……双方距离太近,确实不容易躲闪开散弹,那铁砂子一打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