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张凡一摆手,不耐烦地道:“拉倒吧。乡亲们都没吃饭呢,我怎么好意思自己吃?要么你把他们全拉上?”
“这个……警车不够……这样吧,我叫镇里饭店给张家埠村民送早餐来!”
说着,拿出手机叫了一个号,“老魏,你马上安排一下,给张家埠村送一百份来!馅儿肉要多,速度要快!”
“葛局长,您放心,一个小时后送到张家埠!”对方回答。
渠水哗哗地向张家埠村流去,张凡领着大队人马,得胜归来,所有村民都对张凡报以热烈的掌声。
“小凡,好样儿的!”
“张凡,地浇上了,你这下子救了咱村!”
“下回选张凡当村长得了!”
“也是,张三叔人是好,不过年纪大了,得歇歇了。”
张凡见父亲脸上挂着自豪的笑容,便有些兴奋,高声道:“乡亲们,这点小事不算啥!”
“还不算啥!除了你张凡,谁能搞定今天的事?”
大约一小时后,镇上的饭店的车开到地头,送来一百份热腾腾的大肉。
张凡昨天夜里与乐果西施嗨得有点过,这会儿犯困了,打了一个的哈欠。父亲见了,以为儿子晚上看书睡得太晚,便劝他回家补觉。
张凡吃了两外,见水沟已经完全开通,没什么活了,便回到家里。
打开手机,涵花发的一串微信跳了出来:
“小凡,昨天夜里出诊,几点回来的?”
“小凡,困吧?”
“快休息吧。”
“咱妈不会炒菜光会炖菜,你要是不爱吃,就叫镇上饭店送炒菜来。我回去的时候,不准看见你瘦了。”
张凡仔细看了一遍,一行行火辣的话,阵阵烧在张凡心上。
忽然,两颗泪珠滴落在屏幕上……
我,我张凡是不是有点卑鄙?
背着深情如斯的,却跟新寡过夜。
天哪,我好恨自己。我是偷嘴的猫!对不起视我如天的涵花。
她越是信任我,我越是自责自愧!
难过了好一会,擂了一下头,转念又想:可是,在昨天夜里的情况下,天下男子哪个摊上了,能够免俗?
假如我是无情的柳下惠,昨天夜里我和乐果西施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那么,对得起乐果西施吗?
她深夜来访,情热如火,不顾处子的娇羞,鼓足了天大的勇气,自荐枕席!
我若以假道学家的面貌却之,那真是对她的“天下之大不恭”!
那样的话,她受到的伤害会比天大!
那样的话,我岂不是软刀子杀人?
夫道者德者,权变也;
道可道,无常道;
认准夫道死理,却抱伤花败絮之无情,诚可鄙也!
凡道凡德,皆因情而移。
无情之道,非正道!
无情之德,乃缺德!
再说,我现在初步炼成百战不殆神勇之身,打不完的弹药,用不尽的情意,便给一点安慰何妨?对涵花来说,并没有损失一丁点性之福吧。
一翻哲学思辨,张凡绕着圈子给自己找理由,才稍得安心。不过,转眼之间,内心还是涌起无法排遣的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