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没问题,你不是有车票吗?你开。咱们去省城之后,车就借给你用一个礼拜。”
董江北乐呵呵地坐到驾驶员位置,心情激动地启动了发动机。
十分钟后,两人来到江清市城郊结合部。
在一间小棚子里,见到了董江北的舅舅郭祥山。
郭祥山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座铁塔:黑黝黝的脸膛,鼓鼓的肌肉,厚茧大手,眉毛紧拧,从眼眶里射出的光坚定而执着。
在非洲丛林中身经大小近百战,养成了他机警而无畏的性格,不过,窘迫的生活,又使得他显得有些木讷甚至自卑,见张凡向他伸出手,忙掸了一下衣服,把双手在衣服上搓了搓,才紧紧握住张凡的手。
“郭,你要是愿意的话,以后就跟着我干吧。”张凡诚恳地相邀,“你一身绝技,正好教我两招防身呢。”
“我混到这个田地,你能收留我,我真的是太感动了。”
郭祥山眼睛有些潮湿。
张凡感觉他这个人不错,是个可靠的人,是那种可以长期相交相处的朋友。
“不是收留,是交个朋友。”张凡道。
董江北开车,一个小时之后,三人来到省城素望堂。
沈茹冰刚好送走了一个患者,见三人到来,她把惊疑的目光投向郭祥山和董江北。
“茹冰,这位是郭祥山先生,特战队员出身,我建议他在诊所负责保卫和内勤工作。”张凡谦虚地对沈茹冰介绍道。
虽然沈茹冰喜欢让张凡定大事,但毕竟沈茹冰是四分之三股的大股东,而张凡是四分之一的小股东,万事还得她点头才算数。
沈茹冰打量了郭祥山一会儿,深深地点头道:“郭,能聘上特战战士当员工,是我们小诊所的荣耀。只是……我们店小,怕委屈了您吧?”
张凡和董江北都乐了:降辈儿了!这沈茹冰把郭祥山叫了,而张凡和董江北叫郭祥山舅舅,这……沈茹冰不是自动升级成了阿姨么?
郭祥山的眼圈有点红。
在特战队战功赫赫,本打算退役后在警察局谋个职位,不料却发现那里却是“有功无钱莫进来”。
后来,只好去了狂狮战队。
本来讲好两年合同到期支付薪水,不料老板却携款潜逃,两年的血汗薪水没了影儿。
穷困一身,饱受屈辱,几个亲戚的同情与怜悯中也带着鄙夷,以前的朋友更是躲得远远地……
如今,一个大博士竟然这样对他说话,让他一下子重新感觉到了人间的温暖。
“老板,什么也别说了,我会干好的。”郭祥山深沉地说。
这下子沈茹冰放心了:晚上有人在诊所打更,她在家睡得安稳。白天有这么一个高手在诊所镇着,地痞坏蛋也不敢来捣乱。
“小凡,”沈茹冰问道,“你看看,给郭多少月薪合适?”
张凡看了一眼董江北,诚恳地说:“以舅舅的特战队员特殊身份,不是哪家公司都有幸能雇到的。本来应该给舅舅高薪,不过,现在诊所刚开张,冰姐还欠着大笔欠款,所以,请郭暂时委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