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张凡细细地搭了几分钟脉,由于脉象混乱,气血冲突,不敢直接确定病源,便戴上听诊器,撩开女子前襟儿,露出文胸,把金属探盘在雪白胸前细细探着,还把它深深探进文胸之下,鼓捣了半天,这才确定了病源。
鼻钉男在一边看得一愣一愣地,好几次想出手制止张凡,但又忍住了。
张凡思索一下,几秒钟之内,确定下来两套治疗方案:
第一套,在头顶七个穴位上施行“玉房镇风七星针”。
第二套,在胸、腹、股三处相关七穴位上施行“玉房镇风七星针”。
两套针谱,疗效一样。
第一套明显施起针来方便,应列首选。但既然鼻钉男这么装逼,这么无礼,那张凡就故意施行第二套,气气鼻钉男!
张凡微扭头一下,含笑斜了鼻钉男一眼,然后尖起十指,灵巧地解开女子小衫的钮扣,捏住贴身内衣的下摆,“嗖”地一下,往上一撩,一直撩到了脖子高度,捎带着把加厚高垫文胸也撩到了锁骨那儿。
女子前部至少展示出百分之七十!
站在一边的董江北在这方面是个雏儿,从未有过女人,他是第一次亲眼距离看见雪原风光,不禁红了脸,为了防止血脉贲张,只好有些不情愿地转身走到窗前,向街上瞭望。
而鼻钉男看见女朋友如同女体盛一样被横摆着,气得鼻子快冒烟了!
“我草泥马!你干嘛扒我女友的衣服!耍流珉哪!”
抢上一步,一把抓住张凡的手腕,猛力一拧,想给张凡来个大背摔出去!
张凡一个翻腕,反而将鼻钉男的手腕抓住,另一只手顺势而上,搭在他肩头,轻轻在肩胛骨处一拍,同时把他手腕往下一顿。
鼻钉男整个右臂顿时失去知觉,跟没有这条胳膊一样!
这是什么诡异功夫?鼻钉男一惊,身心俱抖,这个医生怎么身怀武功?
不行,我还是先忍一忍,让他先把我女朋友治活再说。
鼻钉男脸上颓然一变,顿时失去了先前的威风,以左手扶着右臂,恐惧地避开张凡的眼光,乖乖地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而此时,他的右臂从麻木中恢复过来,一阵阵剧痛钻入心中,疼得他脸上沁出一层汗水来。
张凡意犹未尽,没有解去心头之恨,转身到他面前,抬手一记耳光,骂道:“狗才!掂量掂量自个几斤几两,就敢到素望堂撒野?!”
鼻钉男觉得左边脸颊烧烫起来,忙用手捂住,精神彻底矮化,嗫嚅道:“我,我不是……喜欢我女朋友吗?”
“啪!
又是一记耳光搧在鼻钉男的右脸上!
“你喜欢她?为什么在露天风口里要跟她嘿咻,弄得她中了马上风,离死不远了?”张凡骂道。
鼻钉男低头不语。
刚才,他和女朋友在公园逛,走到一处林子里,他见近处无人,便不顾女友的反对,强行上马。不料,潮来之际,一阵冷风袭来,女友当时就抽搐昏厥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