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鼻钉男突然变了一个面孔,冷冷地嘲讽道:“装得还挺像呢!身患绝症,却想在我这里骗取爱情,让我陪你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你想得可真美呀!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临终安慰是要花大价钱雇人的!”
真是变色龙!
刚才还对女友关爱至深的样子,一转眼就冷嘲热讽了。
张凡鄙夷地皱皱眉,道:“一个大男人,说话不要太自私好不?”
女子完全被鼻钉男的表态给震惊了,惊得鼻子眼睛都变了形,嘴张成了o型,声音颤抖:“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不是为了让别人不失望而生!”鼻钉男道。
“看来,我是看错人了。”女子万念俱灰地道。
“哼,”鼻钉男又是冷哼一声,道,“看不看错人,这有什么关系吗?你去大街上随便拉个男的问问,谁愿意替一个绝症患者女友负责?我可以实话告诉你,别在我身上打主意了!从今天开始,我们分手!”
女子一动不动,神情苍凉而绝望,鄙夷地扫了鼻钉男一眼,指着大门道:“快,快从我的视线里滚开!”
鼻钉男如释重负,随口说了句“滚就滚”,转身就跑出了诊所外,一溜烟便没影了。
女子望着门外,突然双手捂脸,痛哭起来。
沈茹冰见张凡没事找事,惹得患者在诊所里大哭,便轻轻责备道:“我说小凡,以后你别管闲事!再说,这种病,医生的原则是保密,你不应该当面告诉患者呀!”
张凡神秘地冲沈茹冰一撇嘴,转身对女子说:“你别太伤心了,这种忘恩负情的男人,早离开一天就是你的福气。不然的话,将来走到一起生活,遇到考验的时候,他会毫不留情地抛弃你。所以说,长痛不如短痛。”
“你不知道,”女子抽泣着说,“我父母说他人浮气燥,而且因为偷单位东西,被单位开除了,没有收入,全靠我供他吃穿,所以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是我跟父母断绝了关系,坚决和他在一起。现在,我们分手了,我又得了癌症,我怎么去跟父母说?呜呜……”
“你父母不接受的不是你,而是他!现在,你们既然分手了,你父母当然盼着你快点回到他们身边呢。再说,你根本也没有病!”
“你……什么意思?”女子惊诧万分。
“是这样,你听我讲。他这人太劣太坏,你跟了他,这辈子算是完蛋了!随着时间,他会越来越对你无礼,甚至打骂你。所以,我编了个谎,其实是给他出了一个考题,目的是让你认清他是狼还是人。”
女子简直蒙圈了:“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什么病也没有?”
张凡双手一摊:“你也不想想,我又不会,即使你肺里真有瘤,我也看不见哪!”
“哟,是呀!我怎么没想到这层!”女子恍然大悟。
“好了,你收拾一下回去吧,回到你父母身边。我相信,他们天天在盼着你回归呢。给他们一个惊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