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水县。你呢?”
“我也到水县。”她犹豫了半秒,答道,随即假装把手伸去裤袋里取手机,小手却没有伸到裤袋里,反而伸到了张凡的腿上,轻轻地来回抚着,还有细细的手指慢慢点弹着,像一个音乐淑女在静室里深情地弹着钢琴。
张凡腿上热了一片,热量从腿上向上发展,随即带动全身,脸上也热了起来。
控制!
张凡极力用力,屏住神思,迫使自己看着窗外的景物,不往那方面想。可是大脑做主身体不做主,渐渐地,还是有了那种兽性的冲动。
不好,被发现了太丢人了!
吓得他赶紧翘起二郎腿,右腿盖在上面,用来遮掩住裤子上出现的尴尬形状。
这个动作其实已经做晚了。右边的眼光早已瞟在裤子上面,“地形地貌”的微妙变化,已经被她看在眼里,她不禁微微一笑,柔声嘲笑道:“先生很热吧?要么,咱俩换个位置,你到窗口来吹吹风?”
张凡是真想去靠窗的地方坐着,那样的话,可以不受夹板气,也可以被茶凡遮住自己的尴尬。
左边的一听两人要换座,情知右边的要把这个美男子让到靠窗的位置来“独享”,便在嘴里小声地哼了一声,故意回头向身后的座位望去,借机把秀发在张凡的脸上抚了一下,把香肩压住张凡的胳膊,使他抬不起来。
张凡见状情知这位置是换不成了,而且,他还有另一层的顾虑,如果站起来换位置,裤子上的尴尬就会彻底暴露出来。
“不,不换了,我在这很好。”张凡谢绝了右边的好意。
“先生做什么职业的?”右边的见左边的那位用肩头控制住了美男,气不过,便“热情”地跟张凡攀谈起来。
“我是医生,在村里开个医务室,嗯,也算不上医生,就是村医吧。”张凡谦虚地道。
“你学中医还是西医?”
“中医,中医。”张凡感觉右边的那只手在他腿上越发地不老实起来,生怕左边的看见,内心更加不自在,说话都已经变了调,好像小偷在警察局里受审一样……
右边的狠狠地瞄了靠窗一眼,对张凡献媚道:“我有个同学的爷爷是老中医,我妈多年的哮喘,被他开了两副药就治好了。中医厉害。”
“嗯,中医西医各有所长吧,看你是什么病,慢性病中医擅长,急病和肌理损伤性的病例,还是西医快捷一些。”张凡理性地说着。
“先生说话真有学问,医术一定高。”右边抢着恭维。
“一般一般,就是看个头疼脑热的小病,混口粮食吃。”张凡继续保持谦虚。
左边启齿一笑,把蓝色小衫领口揪起来搧了两下,松开手时,却是松开了一只扣子,露出更多的肌肤来,“先生,我最近一直身体不适,你给我看看好吧?”
恳求的眼色加上挺直的胸脯随车厢晃动,让张凡无法拒绝,便压住越来越重的呼吸,舒了口气,打量几眼,道:“大姐,你身体素质很好,没啥别的病,只是需要注意饮食,多吃蔬菜,然后,脂肪肝会慢慢恢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