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靠窗的见张凡躲她,用力把身子贴过来,玉臂缠到张凡胳膊上,嗲声娇气地道:“先生,你就不能给我看看病?”
“你也有病?”
靠窗眼中冒火,看着张凡健美青春的身材,馋急眼了似地,恨不得把张凡一口吞下肚子里。张凡见她如此,知道她是那种特缺男人的,浑身都在散发着空虚和召唤。
“我肝部难受……你摸一下,这儿——”紧握张凡的手,探进衣内,向腹部探去。张凡万万没有料到她如此大胆,只感到手上粘了一块奶酪一般,触电似地一抖,忙把手抽了出来。
“先生,好多天了,我肝部一直疼痛。你能帮别人看肝,就不能帮我看看?”她半闭媚眼,眉梢上挑,红红的嘴唇张开着形成扁扁的o形,似有求吻的意思,心中暗暗怪道:这个帅锅太木讷了。
“那我帮你把把脉吧。”张凡与其被她搂住不放,不如腾出手来给她把把脉来得轻松。
高兴了,熟透的身体透露着风情,伸出藕似的手腕,放到茶托上。
张凡终于从她的束缚中脱开了手,轻轻搭在她的腕脉上。
张凡把了许久,眉头微皱,心中升起疑云片片。
“什么情况?”紧张起来。
“方便问一下吗?你今年芳龄——”张凡不解地问。
“还芳龄呢,三十了。”有一点微羞。
“结婚了吗?”
“结了。”
张凡犹豫起来,不肯再往下问。
“到底怎么了?你说呀!”少女以手摇晃张凡胳膊,娇声催道。
张凡定了一下神,终于问道:“你老公身体还好吧?”
“还行吧。”
“我指的是那方面,那方面还正常吧?”
洁白的脸上,微微一红,显示出内心变化,低下头,声音放低了许多,羞羞地说:“我老公跟我分居好久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的脉象表明,你下面长了一个瘤子,根本无法正常房事。”
“你……你是人是神?连这个都能把脉把出来?”的崇拜无以复加。
张凡暗笑,心中道:《玄道医谱》脉象谱难道是闹着玩的吗?这么明显的脉象我都号不出来,岂不是辜负了那本稀世奇书?
张凡笑了:“你的脉象上实下虚,间有急脉冲关,因此我判断必是宫外附件有肿瘤,阻碍气血行畅而致。而肿瘤目前己有核桃大小,即使月事通过都不易,何谈正常的房事?”
左边的听说靠窗的长了瘤,心中是又解恨又同情,探身过来,顺势以右身贴紧张凡,说道:“这位妹妹,那个东西长这么大了,怎么不早点去手术?”
靠窗的叹了口气,说:“我这次来省城,就是去省肿瘤医院看病的。大夫说,手术后就会绝育。我还没生孩子,我特想要个孩子,所以犹豫着。”
左边其实很有同情心,跟着叹了一口气,眼圈有些红,看了一眼张凡,问:“这位先生,你医术这么高,难道不能治治她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