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涵花爸爸妈妈对张凡这个女婿,可是一百个喜欢,一百个信任,见他张出诊断,忙问他可有什么法子。
张凡道:“没病,就不能用药。用药的话只能适得其反。最好的办法还是食补,根据她的消化能力,适当在餐中增加多种蛋白粉,增强她身体整体能力。”
涵花听了,也不耽搁,马上用手机网购了两大罐多维蛋白粉。
小别胜新婚。当天晚上,张凡和涵花睡得很早,第二天直睡到太阳老高还没有醒来。
这时,院里的狗狂吠起来,把张凡吵醒了。
披衣起来一看,原来是村里的刘村医给奶奶挂葡萄糖滴流了。
上次张凡来刘家庄时,刘村医见识过张凡的医术,记忆犹深。眼下重逢,刘村医有些激动,紧紧握着张凡的手,说:“你回来啦!其实挺想你的,你的医术很神哪。”
张凡看见对方眼里的真诚,也是颇为感动,便热情地跟他聊开了。
刘村医与涵花家是一家子,细细地掐算起来,刘村医还要管涵花叫声姑奶呢。
刘村医跟张凡一样,也是卫校毕业。
学历太低,家里又没钱,毕业即失业,在城里找不到工作,只好回村开了个医务室。
刘家庄人口不多,所以医务室的效益不高,也就是混个零花钱、村民看病方便一些。
交谈之中,涵花插进话来,告诉张凡,刘村医这些年,为奶奶没少免费看病,那时家里穷,巫山炮又天天来逼债,家里根本买不起药,更看不起病,所以,每当奶奶病了,刘村医便免费给奶奶打滴流,陆陆续续,也不知欠了刘村医多少医药费。
虽然家里有钱之后还了一个大概的数额给刘村医,但那份人情,却是无法还上的。
“涵花,别提那些了。乡里乡亲的,都姓刘,往上数几辈子都是一个锅里吃饭的,谁不帮谁呀!”刘村医有些脸红,阻止涵花继续叙说他的“功德”。
从这些事情里,张凡认定了刘村医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不禁对他肃然起敬。两人交换了微信,说好以后常联系,有疑难病症互相帮助。
说话之间,滴流已经打完了,刘村医拔了针,说是还有村民要看病,便告别离开了。
望着刘村医的背影,张凡疑惑地说:“涵花,他这个人,好像有挺大的心事。”
涵花迟疑了一下,不自然地笑道:“你这个人,就是事儿多。我们农村人,生活不易,哪有那么多快乐摆在脸上?”
“不对,他好像遇到了大麻烦。”张凡刚才谈话时,已经用神识瞳观察到,刘村医周身经脉气血横流、神散意乱,显然是有利箭穿心般的痛苦才导致这个结果,并非一般的忧愁所致。
“你呀你呀,”涵花凑上来,用手指点了点张凡的脑门儿,嗔道,“操那么多心干什么?趁这几天在我家住,没有病人来打扰,你好好休息休息,养养身子。看你这些天,我不在家给你做饭,你都瘦成大猴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