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哈哈哈哈……”
宫少突然仰面,发出一阵狂笑。
“好呀,村医,村医,连村医都来了!我就说过嘛,悬赏的办法不行,见钱眼红的人有的是,冲这一百万悬赏,什么下三烂的人都想冒充神医来试试运气!”
宫少骂人骂惯了,出口成脏,直接喷了张凡一脸狗血!
“宫少,”张凡并不恼怒,“听你贵姓姓宫,似乎不是朱家的人吧?我要见朱家家长。”
“什么?你竟敢说我不是朱家的人?”不知张凡的话触动了宫少哪根神经,他忽然愤怒了,“我是小姐的未婚夫,朱家的准女婿!”
哟,张凡在心里笑了:堂堂朱家,名震大华,竟然招了这种德行的人当女婿!
什么眼光!
“你既然是朱家的女婿,还且还相当地‘准’,那我问你,小姐的病现在怎么样了?”张凡尽量忍住笑,平静地问。
“小姐病得相当厉害,随时有生命危险!”
“这么危险了,你当未婚夫的,竟然有心玩游戏?而且还阻挡医生就诊?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冒充的!怕不是看门的门卫吧?”
这一句话,又是触动了宫少的哪根神经,他被刺激一下,坐直了身子,惊慌地辨解道:“你懂个屁!我这是借玩游戏排遣心中的无尽的忧愁。”
“呵呵呵……”张凡终于忍不住,发出了笑声,“还‘排遣’?还‘无尽的忧愁’?听着挺文学的,怕不是一个网络写手吧?”
“住嘴!”宫少站了起来,指着张凡怒斥道,“不准诬蔑我!告诉你,你可以说我是扫大街拣破烂儿的,但你不能把写手这顶帽子扣我头上!我丢不起那人!”
“写手多少也沾个作家的边儿,真有那么苦逼吗?”
“太监成群,扑街无数,打一千字,挣不上五块钱,难道你敢说比拣破烂的更荣耀么?”
张凡细细一想,赞同的点头,道:“好了,不说这个了,让写手自个苦逼去吧。你快领我去看小姐。”
“咦,我说你这个人,脸皮是鞋底子做的吗?要注意自己的身份!村医,村医也想给小姐治病?那么多专家都束手无策,你就不要来添乱了,哪凉快上哪呆一会儿,走吧走吧!”
张凡坐着没动。
“怎么?还赖上了?”宫少脾气上来了,走到张凡面前,伸手指了指门外,吼道,“村医!农民!!赶紧给我滚出去。我数三个数,你不挪窝儿的话,我叫保安把你拖出去!”
“三个数?数吧。”张凡乐了。
“一……二……”宫少一声比一声高!
“小宫,这不是待客的礼节嘛!”
突然,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粗犷而低沉,男中音。
张凡回头,不禁肃然。
此人约有五十多岁,中等个头,壮实挺拔,目光炯炯,面露微笑,一副和善的态度。
他背着手,径直向张凡走来,距离张凡还有三四步远处,便伸出手,热情地道:“欢迎欢迎!快请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