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张凡慢慢地呷着茶水,尽量掩盖内心的不安,而心中却在思考着:
若真的是董姑行崇,她对朱小筠施的是什么巫法?
一个保姆,跟女主人可能产生仇隙争夫,跟主家的女儿有什么利害关系?
侯门深似海,豪们是非多。
这里的水很深吧?
待董姑离开餐厅,随身关上餐厅的门之后,张凡小声问朱军南:“这位董姑,到朱家工作多长时间了?”
“有半年了吧。”朱军南说道,“你问这个——”
“我还想知道,她是不是从来不穿短袖衫?”
朱军南眉头一拧,惊奇地道:“这个……确实是这样,最热的天,她也只穿长袖衫。”
“大热天只穿长袖衫,朱先生你不感到有些……怪怪的吗?”张凡用启发式的口气问道。
一句话提醒了他,朱军南伸手挠了挠头,脸上现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问:“你难道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
“这个保姆,她胳膊上有文身。”
“文身?什么图案?”朱军南如同被凉水浇头,一惊问道。
“一个图腾。”
“图腾?怎么可能?她一个保姆,身上文个图腾有什么含义?”朱军南难以置信地问。
“这是一种宗派图腾,乃是一个古老神秘巫师派别的图腾。”
“什么图形?你是否见过?”
“对,是一只鸦头。”
张凡情知,要想调查下去,必须得朱军南配合才行。要想他配合,必须得让他佩服才行。因此,准确地说出鸦头图形来,震震他。
“这……可能吗?”朱军南警惕起来,神色有安地道,“她是一个巫师?隐瞒身份到我家里来当保姆,听起来像……张先生,不会搞错吧?”
“既然朱先生不信,那就验证一下吧。”
“怎么验证?”
“你可以先把她支出家门,我们搜查她的卧室。”
朱军南摇了摇头:“我叫人把她看起来更稳妥,否则的话,她产生怀疑,借机溜掉了。”
“还是朱先生办事简捷!”
朱军南摁了一下餐桌下的按钮,铃声响了起来。
不一会,两个保镖大走进来,齐声问:“董事长,有什么吩咐?”
“把董姑带到门卫室,控制住。”
“是。”
两个保镖行了礼,转走出餐厅。
一会功夫,就听见客厅里传来董姑的喊叫:“你们抓我干什么?”
“想抓你就抓你,难道还需要理由!”
然后听见保镖们大呼小叫地把董姑弄了出去。
张凡和朱军南在前,宫少跟在后面,三个进入了董姑的卧室。
这间卧室靠北边,大约八、九平米,一张单人床,一个衣橱,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室内东西很少,床下和橱子里几乎是空的,只有地上放着两只旅行箱子。
张凡到处看了看,四处一目了然,没什么可藏匿的。
目光落到了箱子上。
“这是董姑的箱子,打开。”朱军南说道。
张凡轻轻一扯,箱子拉链就断开了。